英超

龙舞戮尊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不舍得

2020-01-13 17:30: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舞戮尊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不舍得

钟落苦笑“少主,一来是不想用这样的手段来让少主有太大压力,无论是作为长辈,还是作为家主身边最忠实的随从,我都不想看到少主做这些违背本心的决定,让少主按照自己的性格生活,这是家主最大的愿望。”

“至于二,少主,以您目前的性子,大长老他们的下场完全可以预见,萧家真的已经经不起这样的伤筋动骨。”

萧兮笑了笑,道“钟叔,放心,我自有打算,不过既然选举在三天后便会开始,那还是快些赶路吧,否则去晚了,萧家就真的废了。”

“这么说,少主您答应了!?”钟落有些惊喜的看着萧兮,没想到他会那么快就答应。

萧兮点了点头,笑道“只是,钟叔,我并不善管理,所以如果我真的夺得了族长之位,那打理家族的事务,还是会落到您的头上。”

“这个没什么,只要少主您在,镇得住场面,一切好说。”钟叔笑着道,不过随即,看着萧兮的脸色,有些不太放心的问“少主,您的伤势,现在动身合适吗?”

“无妨。”萧兮摆了摆手,他并没有受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精神力消耗过度了而已,恢复精神力最好的方法便是睡觉,反正在哪都是一样睡,不然先赶路了。

“那钟叔你先出去,我换身衣服,即刻启程吧。”

“是。”钟落说着,退出了房间。

萧兮并没有急着穿衣服,只是捂住了额头,有些无力的靠在了床头,他真没想到,过大的信息量,让他确实的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

继续想以前那样玩闹。

深邃的眼神看向窗外,天空依然湛蓝,时不时飘过的白云好似点缀天空的装饰,让天空另有一番风味,由于入秋,天上的太阳虽然耀眼,但温度并不算太高,伴随着秋风阵阵,让人舒适不已。

这样好的天气,与自己心爱的人一起外出游玩才是最好的选择啊。

想着,门突然被推开,雨亦奇一个人走了进来,雪无晴目光复杂的看了他几眼,也只道是知道自己的背景,感觉一时难以接受,并没有多想。

雨亦奇坐在一板凳上,自顾自的沏了茶,抿了一口,道“要回去了吗?”

“出来的太久,该回去坐坐了啊。”萧兮一脸淡然的说着,语气中的惆怅,却让雨亦奇说不出话来。

太久……直到现在才知道这个家的存在,这二十多年中,又怎么可能有回去过呢?

二十多年,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真的是太久,太久。

“需要帮忙吗?虽然实力还不够强,但是身份摆着,还是能帮你撑撑场子的。”雨亦奇开玩笑似的道。

“不需要。”萧兮翻了个白眼“现在撑场子太早了,等再过一段时间,再说不迟。”

雨亦奇会意,看着萧兮,笑意更浓,这家伙,是已经做好成为族长的准备了啊。

“怎么?不愿意?”

“怎么会,反正到时候你请客,吃穷你不成问题。”雨亦奇根本没把萧兮话中的意思放在心里,“其实,也不过是举手之劳,帮帮无妨。”

“行了。”萧兮摆摆手“你这次来干嘛的,怎么扯到这个问题上了?”

雨亦奇眼睛有意无意的瞥了瞥门外,道“会回来的吧?”

萧兮虽然感觉有些奇怪,雨亦奇的性子不想是会问这样问题的人,不过也并没有太过在意,道“不会用太久,展现一下我的存在感便会出来的。”

雨亦奇点点头“等你。”

“共勉。”萧兮笑着。

雨亦奇退出房间,等待着萧兮穿好衣服,与一旁早已准备好的钟叔一起下楼,没有人送行,因为并不需要,现在这样的情况,并不适合出现伤感。

虽然没有下去送行,但大家却一直目送萧兮上了马车,远去不见。

雨亦奇没有表情的看着下面忙碌的人影,道“他要暂时离队,接下来的压力会很大。”

“已经口不择言了?”雪无晴笑着,“烬雪阁烬霜烬琅已经没了,剩下的只是烬非,随便让谁牵制一下就是,根本不成问题。”

“是啊。”雨亦奇自顾自的说着,也不只是在回应着心中自嘲的想法,还是回答雪无晴的话语。

雨亦奇的朋友很少,很不巧,萧兮就是其中一个,许久没有经历过分别,雨亦奇还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体验到这种讨厌的感觉。

“不舍得吗?”雪无晴认真的说着。

“突然发现,不舍得,并不是恋人之间的专利。”雨亦奇自嘲的笑着,经历了兰舟恋的离开,他深知这样的感觉并不好受。

“啧啧,真的被你认可当成朋友了,萧兮做到了了不得的事情呢。”雪无晴有些感慨,不过并没有太多雨亦奇这样的悲伤,因为他和萧兮目前的交情并不算深,只是不知,房间内的霜泷与梦丝雨,又会是怎样一种心情呢?

“是啊,其实刚见面的时候,他属于那种很白痴的人,轻易的就相信了我,也不只是运气好还是看人准的自信,那时起,好像就一直陪在这小子身边了,毕竟太没脑子,若是不跟在他身边,真怕他被坑了。”

“最佳损友啊。”雪无晴背靠在扶手上,道“挚友的离别,有的时候伤感比恋人之间的离别不遑多让。”

雨亦奇转过头看着雪无晴“你好像深有体会?”

雪无晴没有说太多,只是和雨亦奇交换了个眼神,两人便哈哈大笑起来,也不知看懂的是什么意思,当笑声停止,两人正经的道“他在等我们将人偶师给拎出来。”

“那还等什么,出发吧,在他赶来之前就把人偶师给干掉,让他干着急。”

“好主意,到时候在说我们帮他报仇了坑他一顿饭。”

“恩,真是绝妙。”

两人无良的讨论起了如何坑萧兮这件简单的事情。

一间房间内。

霜泷看着马车在荡起的尘雾中不断远去,刚刚停住的水晶不争气的又落了下来,连自己都不知道原因。

“为什么?”梦丝雨听到霜泷在轻声喃喃,也是一阵叹息,听小泷说,那男人疯狂的抱住了她,口中还在重复着小泷的名字,为何会突然一副全忘了的模样?难道是吃完豆腐就想走?不对啊,虽然萧兮性子是有些那啥,不过,他并不是这样的人。

可除了这个,又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吗?梦丝雨轻咬薄唇,如果有人可以知道答案,那,肯定就是师兄了!

想着,梦丝雨就朝着门外走去,却听背后“噗通”一声,霜泷突然倒下,脸色无比的苍白。

梦丝雨吓了一跳,赶忙将霜泷扶起,送到了床上,门外雨亦奇和雪无晴听到有动静,也不管这是两位美女的房间,直接闯入,见到霜泷晕倒,赶忙冲了上去。

远方,正在等待出城的车上,萧兮突然感觉脑袋有些疼痛,同时,胸口也在疼痛,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撕裂一般,原本便有些苍白的脸色突然变的更加苍白。

敲了敲马车内,道“钟叔,停一下。”

外面驾驭着马车的钟叔赶忙勒令魔兽碧蓝马停下,倒不是因为萧家连个马车夫都没有,实在是因为这碧蓝马性子太烈,跑起来根本不要命,普通人根本驾驭不住,这才自己驾驭。

“少主,有什么事吗?”钟落恭敬的问。

“没什么,钟叔,我还是有些累,到下一座城市的时候,我们歇息一晚吧,天色也不早了。”萧兮故作镇定的道。

钟叔也是人老成精,哪看不出萧兮想的什么,不过也是从小看着萧兮张大的,也并不想萧兮的愿望落空,点头答应一声,将帘子放下,驾驭着碧蓝马速度更快的赶起路来。

萧兮深吸了一口气,将心里的慌张压制了下去,随即,眼眸低垂,进入了修炼状态。

虽是马车,但碧蓝马乃为神兽,加上马车是由极品工匠打造,极其的稳当,即便有时略微颠簸,也只是让车子稍微晃动,并不打扰。

萧兮这一进入修炼状态,才发现自己的状态似乎并不如想象中的那般好,他的精神力消耗之大远超想象,而且之前和烬霜打的一战,看似风光的全方位压制,可功力的消耗一点不小,而且也着实受了一些伤,再这样的状态下,萧兮想恢复也变得极为艰难。

当到达了最近的一座小城后,萧兮的脸色也只堪堪好了一些,这样的小城并没有萧家的酒楼,所以二人只是随便找了一家便住了进去,萧兮随便吃了两口饭,用疗养伤势搪塞了一下钟叔,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将房门关上,用枕头与包袱放在被子里,熟练的做出了有人在睡觉的假象,打开窗口,便跳了出去,而赶路的方向,正是来时的路。

虽然萧兮的动作极其隐蔽,速度也极快,但还是被在房间内一直盯着窗外的钟落给发现了踪迹,不过钟落并没有出面阻拦,那仿佛是慢动作一般的动作,让钟落的眸子中,突然多了一丝明悟,只是随即,担忧的神色便浮现眼前。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几位大人做了那么多的措施,就是为了防止两人之间的事情,如今又出现了这样子的事情,难道他们真的已经放弃?

钟落想到这,不自觉的想起那几人的笑容,满是苦涩,他们的话,也正好很符合这样的一个情景“事情,已经失控了。”

萧兮瞬影百幻当做赶路的步法用处,若是平时还好,但现在伤势在身,动作也根本快不了多少,直到夜已深了,才赶到了酒楼。

萧兮并没有太过着急,只是蹑手蹑脚的跳上了屋顶,循着熟悉的气息赶去,落到窗外,身上穿的黑衣与周围的环境契合在一起,让萧兮的身形格外隐蔽。

从萧兮的角度上看,屋内没有人影,这让萧兮感觉有些奇怪,丝雨应该是和小泷在一间房间的,怎么现在一个人都没有,难道已经赶路了?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治病怎么样
北京德胜门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锦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沧州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中山有男科医院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