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吟游刺杀录 第八十章 学吐槽的乌鸦

2020-01-14 10:49: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吟游刺杀录 第八十章 学吐槽的乌鸦

一夜过去,退役的老兵已经如潮水一般退去,早上出操之时,凯文明显感觉到人数至少少了四分之一。原本整齐的队列,都显得稀疏不少。

三天之后,将会有一批新兵引入。新兵几乎都是平民子弟,大多都没摸过剑,也没怎么真正接触过战斗,素质上比凯文那批要差不少。凯文那批都是贵族子弟,直接当军官的。

和凯文同一批来的新进军官此时都非常高兴,军营中地位除了看军衔之外,也看兵龄。凯文这批军官是6月进来,可以说是兵龄最小,资格最浅的人,甚至比上届新兵更浅。即便他们还是军官,但大多数威信依然明显不足。

而新兵进来之后,终于还了一群不论军衔还是兵龄都比他们小的人,他们可以尽情的训斥他们,尽情的操练他们。不但他们如此,上届新兵也有同样的心情,新兵变成老兵都是兴奋的,终于有了一群比他们更新的兵,他们可以把曾经自己当新兵时候受到的委屈、悲伤、凄惨全都发泄到下届新兵身上。而下届新兵将发泄到下下届新兵身上,周而复始,永不终结,成为军队特有的文化之一。

此时军队内大家已经在兴奋的讨论着类似事宜,长官们已经在四处走动通融,试图给自己部队以最好的兵源。而一般士兵们也开始讨论,新兵来了之后该如何如何,感觉上已经不是如何训练下届新兵,而是如何玩弄、或者折磨下届新兵才比较愉快。

不过凯文此时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个上面,对于新兵能分到多少,凯文完全不抱希望。说实话他此时甚至不希望新兵过来,可以预见就算过来的新兵必然是歪瓜裂枣,别人都不要的人往这边塞。如今一辆投石车他一人即可搞定,多来的新兵反而还要他训练,更加麻烦。

相反如果真的能教化这只乌鸦,其实力必将胜过一堆愣头愣脑的新兵。凯文精力有限,只能先侧重一面再说。出完早操之后,凯文直接通过传送点来到都城,去寻访王立学院副校长鲁克教授。他决定进一步去套取当初乌鸦试验的真相,即便凯文不方便明说,但旁敲侧击应该也会有点收获。

而至于那只乌鸦,凯文就随便扔屋里。如今已经知道,这屋子关不住它,它自己会开窗,开门估计也没问题。除非那木板过来把门窗钉死,但这就太夸张了点。

如今凯文和乌鸦之间不过一张窗户纸没捅破,乌鸦显然已经知道瞒不住,然而它依然选择留着,至少此时还留着。他有什么目的,他有什么阴谋,凯文一概不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必然是目的的。

这一点凯文绝不会做盲目乐观的估计,也不会就浑浑噩噩的跟着一起装傻下去,以为一只聪明乌鸦跟着很好,以为乌鸦在外面三餐不保,找个主人养养不错?凯文没这么天真,这只乌鸦之所以选择凯文,必然有它的考虑。

不过王立学院副校长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即便凯文护卫过他两次,两次都击退强敌,并且得到教授的表扬信。但毕竟身份悬殊,像副校长这种级别,就算其他伯爵要见,还得预约,有时候看情况还会拒绝接见。

凯文直接被拦在门卫那边,他既没有公文也没有任务,区区一个下蔚军官的确不能随便进去。副校长也是忙人,一天到晚还要搞研究,要是随随便便就能见到,副校长岂不是忙死。

凯文并不意外,他只是先留下便条,表示希望和副校长见见面。等副校长下班之时,让门卫转交。而凯文将明天再来,等待回复。

原本凯文还打算顺道去古来德伯爵家里看看,毕竟曾经在里面当过一段家庭教师,虽然之后将军不许,凯文也寄信表示歉意,但至今也没收到什么回应。说起来也有一段时间没见到刺客们了,曾经让刺客们调查的事情也没有音讯,劳卢应该还关在莱博齐耳国牢房里,也不知道近况如何。

凯文有点想去找小勺子问问,但又想那个伯爵实在太强了,目前自己的事情都没搞定,还是不要多生事端。

原路返回军营,此时已经是中午时分。推门一看,却已经不见乌鸦踪影,凯文心中还是咯噔一下。第一时间把屋内的东西检查一下,屋内一切如常,书籍也都在,它似乎并没有偷走什么。

两步出门,仰天拍两下手,把附近鹦鹉招呼下来:“请问有没有看见我的乌鸦?就是那只在鹦鹉比斗上出场的那只。”

鹦鹉都没飞下来,甩下一句:“哦,在那边遛狗呢。”

凯文:“……”

急急忙忙跑去食堂一看,就见乌鸦又在疯狂扯着那只哈巴狗的尾巴,哈巴狗又扑又打,却连对方一根毛都摸不着。

凯文在边上看了一会儿,实在没看出乌鸦这个举动有什么目的,锻炼反应力?锻炼体力?或者只是纯粹的好玩?

“咳咳!回来。”凯文干咳两声。

乌鸦停了下来,转头看了凯文一眼,撇下哈巴狗一直飞到凯文头顶上,不住的盘旋,却不落到凯文身上。显然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乌鸦有些吃不准凯文的意图,还是保持距离。

凯文也表示理解,带着乌鸦一路回到屋子里。看着屋内的其他鸟笼,凯文随手把它们全都放了。如今已经确认了一个最高智力的乌鸦,其他鸟类再无用处,放了也省事。

小鸟放完,还有一大堆的鸟笼要洗,凯文不是一个浪费的人,即便可能没用的东西,也都习惯先留着。提着是个鸟笼,一路来到河边,逐一清洗。那只乌鸦就跟在凯文附近,安静的飞着,既不靠近,也不远离。

“你看看,”凯文拿出一个鸟笼,“这都是你拉的屎!”

乌鸦:“……”

“以后你能自己洗吗?”凯文问。

乌鸦:“……”

“如果不能,以后给我拉我看不见的地方,”凯文强调,“不许拉屋子里!”

乌鸦:“……”

看着凯文一只只的洗鸟笼,乌鸦在边上略感无聊,开始在河面上扑腾,似乎是看见河中小鱼试图捕食。不过即便是这只高智力乌鸦似乎也从未干过类似事情,弄得水花四溅,却毫无收获。鱼儿受惊,全都逃了。

凯文笑:“光有折射,从岸上直接扑下去捉,任凭速度再快也是抓不到的。”

乌鸦飞回岸边,不停的晃着脑袋,似乎是有些茫然。凯文当即伸手下水,从岸上看来仿佛手臂折断一般,这当然就是光线折射。

“岸上捕鱼的话,根据双方的位置情况,需要计算一定的提前量,”凯文仿佛是教导小朋友,“这个折射率有具体的数据,你要是学得多的话,就可以进行计算。不过一般来说,都是凭借经验……”

凯文突然灵光一闪,要知道魔法盾也是有一定的折射率的,凯文曾经就用魔法盾当成放大镜使用。而如果在战斗中能合理使用,利用光线折射率,对方一刀劈来,那么应该也能如同岸上抓鱼一般。

而且魔法盾的厚度、大小、方位都是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调节,那么这种战术应该是可行的!但是为何凯文熟读各种典籍,却从未见过这种战术?

凯文当即使出魔法盾,一只手放在魔法盾后方,调节各种魔法盾的厚薄大小,在魔法盾后方的手因为光线问题,产生一些弯曲,虽然幅度很小。但如果真的能完全吃透理解折射情况的话,那么对敌之时应该会有相当大的帮助。高手对决,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眼前一花看错半个身位,甚至小半个身位,那都是要命的!

凯文在边上测试片刻,乌鸦也直勾勾的盯着,凯文不知道它看懂多少,但还是问:“你也发现了么?”

乌鸦:“啊啊啊啊啊……”

“这有可能是一个新的发现,”凯文虽然兴奋,但也依然不会过度乐观,“不过为何没人使用类似战术,或者并未被大众接受?这应该不是什么高深的战术,连我都发现了,别人应该也能发现。”

乌鸦平静的站着,似乎也在思考。

凯文鸟笼一扔:“不洗了,走!回去研究新战术!”

很多有学问的学者或者高手,一旦有什么新的发现或者新的什么进展,那都是立马扔下手头的东西,在吃饭的饭碗一扔,在待客的把客人晾一边,直扑工作中。传说古时候还有一个叫阿基米的数学家,他发现一个新定理,甚至光着身子跑了出去。

虽然这位数学家之后解释在洗澡的时候灵感突发,并被很多人传为佳话。但从逻辑上考虑,当时必然会有一些让人尴尬的场面。比如数学家跑一半,被人当做流氓给打了。比如数学家跑一半,由于过于暴露,被人强力围观。比如数学家跑一半,被后面澡堂搓澡工追上,一顿打之后,留下一句:“洗澡想不给钱?”

当然以上不过是调侃,真相如今已不可考。但至少说明真正的学者都是疯狂的,凯文只是扔个鸟笼,太正常了。

凯文这次带着乌鸦直接出军营,一路来到萨卡城图书馆。但很遗憾,乌鸦不让进图书馆。图书馆是安静的地方,这种鸟乱叫,乱拉屎怎么办?凯文无奈,只能示意乌鸦在外面等着,自己进去查阅资料。

这一查,又直接查到晚饭时分。凯文借阅几本讲述战斗的著作,再带回军营内研究。

查阅得知,凯文的确不是第一个想到类似战术的人,这种战术理论上也可行,但是适用性太窄。仅仅是单点攻击或者线攻击时候才会有用,一旦范围攻击则几乎无用。同时魔法盾也无法涵盖全身,最大不过是半个身体,即便光线折射也得是特别角度,特别身位。同时敌人看自己是折射的,自己看敌人同样也是折射的,这其中还需要大量的时间训练和捉摸。

不少著作认为,这种战术效果很小,练习起来却极其繁琐,魔法师应该考虑高阶法术的运用,强大的魔法力,光线折射之类都不是主流。而且注定只是低阶战术,到了高阶高手,那基本不是靠眼睛判断敌人位置,光线折射之类也没什么用。

不过这些著作中,却并没有具体的光学分析,多少魔力,什么形状的魔法盾折射率多少等等。凯文推测,这些著作的作者都是魔法师,并不擅长近战搏击,所以他们也无法具体分析,以他们的战斗习惯来说,也的确不适合他们。

但凯文目前作为魔武双修者,却觉得值得一试。他目前对战魔法师已经有了比较方便的战术,背熟了低中阶法术的元素点。但对战战士,却依然只能拿剑硬拼。如果能研究成功,那显然实力更加全面。

当然这个研究需要时间,这可不是一拍脑袋就能学会的,但反正目前有时间,凯文也愿意做研究。而且即便研究失败,凯文觉得至少可以让他笔下的主角学会这类招数,那也不错。

同时,凯文没忘记他还投石车没研究完,以乌鸦抓着石弹精准控制的方式,以如今这只乌鸦的能力,应该没有问题,但也需要试验和改进。而且首先它要乐意。

研究课题越多,凯文也觉得越充实。但即便如此,傍晚时分,凯文还是带着乌鸦进城转转。随便找了一家酒馆,推门进去。

凯文决定,不论乌鸦有过什么阴暗的过去,他有必要给它树立一些正能量的东西。这方面人和鸟应该是差不多的,环境很大程度决定了人的性格,如果凯文能向乌鸦展示其光辉的人格魅力,那么也许乌鸦也许能解开心结也说不定。

酒馆内,一个大胡子吟游诗人还在演说:“……又是一个灭世的大招,又一个世界毁灭了,世界中的亿万生灵就此覆灭,雷克斯仰头长叹‘为什么?为什么要逼我?’……”

演说哑然停止,因为他看见凯文进来。凯文认识他,这位大胡子吟游诗人曾经喷过他,而且萨卡城这边的酒徒,大都也认识凯文。一见他进来,不由都精神一震,难道今天又要开始互喷了吗?

大胡子诗人脸色铁青,心知今天有些不妙,但依然先发制人:“你来干什么?”

“我来……”凯文沉吟片刻,“展示一些人格魅力。”

大胡子诗人:“……”

乌鸦突然飞到对方头顶上,盘旋三圈:“啊……啊……啊……”

“哦?”凯文惊奇,“没想到我的乌鸦还有吐槽功能,就是不知道槽点的把握怎么样。”

大胡子诗人:“……”

乌鸦飞完三圈,自动飞到一边柜台上,静静的看着大家。

“够了!”大胡子平静下来,“我承认我讲的不是什么高雅艺术,但是所谓快餐艺术,同样也是艺术。《雷克斯传》也并不是大陆禁封的小说,我当然也可以讲。”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凯文笑。

“那你来干什么?”大胡子皱眉。

“我们可以讨论一下《雷克斯传》的优缺点啊。”凯文笑。

大胡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还是马上紧闭了嘴。这会儿要说出优点来,必然被凯文喷的一无是处。还是静观其变比较好。

凯文接着往下说:“怎么了?你自己演讲的内容,都没办法自己探讨吗?”

大胡子微微尴尬,犹豫不决。

“那我来说吧,”凯文接口,“《雷克斯传》浅显易懂,热血、激动、世界宏大、能轻松应发一大批人的共鸣,甚至即便已经深知其套路,依然沉醉其中。这算是其成功的部分。”

酒馆内频频点头,都觉得这人有水平。而那个大胡子居然连优点都不敢说,就显得差了一截。

“那么我说了优点,你说说缺点。”凯文自己接口,把问题抛给对方。

大胡子黑着脸,他总不能说自己小说没有缺点,只能硬着头皮开口:“这个,比较通俗。比较套路化一些。嗯,就这样。”

“你错了,通俗,套路化,不算什么,”凯文摇摇头,“最关键的,还是主角本身。雷克斯其实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

“哈哈哈,”大胡子哈哈大笑,“雷克斯自私?真是笑话,他所有的事情都是别人逼他的。”

酒馆内众人也纷纷点头,毕竟这本小说有很高的流传度,而且不少人还听过不止一遍。很多人把主角带入自己,如今别人说主角自私,等于是说自己一般,一时也难以接受。

凯文只是淡淡一笑,刚要开口,突然边上乌鸦飞到他头顶上,盘旋三圈:“啊……啊……啊……”

凯文:“……”

“你把握不了槽点,就先给我闭嘴!”凯文警告乌鸦。

哈尔滨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三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治癫痫最好医院
湛江癫痫病治疗费用
山西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