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狼少女的异界大冒险 第2章 历史就是在不经意间被改变的

2020-01-14 10:43: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狼少女的异界大冒险 第2章 历史就是在不经意间被改变的

正常的婴儿在出生8个月作用就可以开始爬行,而豆丁契露丝明显算是豆丁中的战斗丁,仅仅半年时间就可以在屋子里爬来爬去,这也让她有了改变自己无聊日子的资本。

在发掘穿越福利未果之后,契露丝就已经明白了即使那些玄幻小说里虚构出来的从娃娃时代就可以运功冲脉的神级玄功奥法什么的真的存在,那也是龙傲天的专利,与莫名其妙地变成了龙傲娇的自己无缘。

伟大的唯物辩证主义告诉我们必须尊重事物客观发展规律,普通豆丁至少要10个月才会走,就算作为龙傲娇的战斗丁契露丝表示自己很牛叉也没法刚会爬之后就立刻习得“走路”技能。

所以,契露丝并不打算利用自己那所谓的战斗丁天赋来婴躯一震让这辈子的父母二人将她惊为天人,事实上作为一名曾经的死宅黑客,在她也不习惯用身体力量来解决问题。

要尽快学习这个世界的文字,这是用了半年时间最终确认这次坑娘的穿越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任何所谓的穿越福利之后,契露丝做出的决定。只有这样才能更快地掌握这个世界的信息,前世也算是技术宅的契露丝很清楚获取信息的重要性,尽管一个才出生半年的婴儿就开始学习文字有点惊世骇俗,但至少这是她现在能够做到的事情。

认字,学姿势,假如这个世界真的有魔法,赌上前世的“魔法师”之名――阿勒好奇怪,眼睛好酸――她也要成为最伟大的魔法师!

技术宅拯救世界,智商高秒杀一切,哼哼……穿越福利什么的姐才不需要呢!三次元和现实都是垃圾游戏!

其实,某人的怨念其实还是蛮深的。

对于契露丝而言,今天就是一个好机会,一向会留一个人在家照顾她的父母亲不知今天为何一起出去不在家中,她决定借机来准备一下,制造出一些能够让父母二人领会到自己聪慧过人可以开始识字的东西出来。

拿着在床头柜上的纸和炭笔,契露丝想了想觉得自己不能随便在纸上画些鬼画符,而应该临摹下来几个这个世界的文字才行。

无奈这间乡下平民的屋子里是找不到写有文字的物件的,为了自己的学字大业,契露丝只好鼓足劲爬出了屋子来到院子里的石桌上,这里正好能够看到院子外面,在自家院子的斜对面,有一家不知道是买什么东西的小店铺,她正好可以把那个店铺外招牌上的字临摹下来。

这样,自己这辈子的父母一定会大吃一惊,然后开始动念头教自己读写文字了吧。

契露丝对于自己的主意很是自得,上辈子是孤儿的她没有体会过真正的父母爱,所以她也不知道如果夫妇俩看到自家才出生半年的熊孩子光着屁股从屋里爬出来到院里的桌子上写字的时候,第一反应绝不会是可以教孩子认字,而是毫不犹豫地把孩子抱回去再次裹得严严实实然后说教或者打屁屁。

因为微风的关系,契露丝从屋里拿出来的纸铺到桌子上总是被风吹皱,无奈契露丝只好把自己的母亲用绳子穿起来戴在自己脖子上的一块仿佛玉石一样的白色石头取下来压在纸上的一角,这才开始自己的临摹大业。

这块石头只是早上一个到契露丝她们家来的一个老头子交给契露丝的父母的,契露丝并不认为这个既没有家传属性也不是自己路上捡到的石头会藏着什么穿越金手指,她一时间也找不到可以给自己放一点点血滴到上面的工具。

反正已经在自己手里了,先把字学了再研究也不迟。

怀着这样的想法,契露丝理所当然地把这块其貌不扬的石头用来当做自己的临时镇纸,她却不知道,虽然这块石头不是什么金手指,但也的确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历史的进程往往意外地会因为某个时间点某个人的某个细小的动作而发生巨大的变化,豆丁契露丝此时不知道――也永远也不会知道――她将这块石头摘下来的举动究竟对于这个世界的历史产生了什么影响,又或者,这其实就是历史原本的走向。

如果契露丝知道的话,她一定会自豪地来上一句:

临摹个字的功夫都决定了历史走向什么的,姐果然是个合格的龙傲……娇!

-----

---

作为一个语言不通的婴儿穿龙傲娇,契露丝并不知道她所在的村子其实不是一个普通的村子。

在亚勒斯大陆史上,被发现并广泛承认的异能体系有两种:灵能与魔能。灵能和魔能分别象征着生命能量和精神能量,而由这两种能量体系所衍生出来的广泛为人所知的应用技巧,就是所谓的斗气与魔法。

然而例外是存在的,在人类中有这样一族人,既无法使用斗气也无法使用魔法,却拥有着不同于这两大体系的神秘力量。

诺兰族,族人全部居住于亚勒斯大陆正中央的一个村落,紧紧挨着著名的魔兽森林。

既不能用魔法也不用斗气,但每一个诺兰族人却从生下来就拥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神奇天赋,例如能够像控制手足一样控制水元素,或者能够像鬼怪故事里的幽灵一样能够轻易地穿墙而过。每个人的能力都独一无二与众不同,有些能力适合日常劳动,有些能力则适合战斗,能力的强弱也并不一致,诺兰族人称之为“神赐”。

虽然拥有着这样神奇的能力,但其实诺兰族人和他们的“神赐”并不为大陆人所熟知。不知道由于什么样的原因,诺兰族人从来就人丁不旺,也很少与外族人通婚,只有那些能力适合战斗的族人偶尔到在魔兽森林另一头边缘的冒险者小镇上当当临时性的佣兵,而不适合战斗的族人几乎从来都不会离开村子周围。

然而就是这样避世的一族人,却在魔导纪元784年4月1日这一天,即将遭遇灭顶之灾。

诺兰村外不远处的小山坡上,四个穿着黑色的披风的人影站在那里,向下眺望着这个拥有着奇异力量的民族世代居住的村落。

站在四人最前面的是一个头发灰白,看上去面相很是和蔼的老者,老者旁边是一个高大壮硕的中年男人,不苟言笑的国字脸令男人不怒自威,从身上的披风轮廓可以看出,披风下面男人的身上穿着一副算得上是重铠的铠甲。

老者的侧后方站着的人显得十分消瘦,因为带着披风自带的兜帽所以看不清长相,而在另一边中年男人的身后,则是一个看得出同样在披风下穿着甲胄,却显得很是年轻英俊的金发青年。

“可惜,这是诺兰一族,最后的风景了。”

灰发老者开口了,语气和表情一样的和蔼,但说出来的话却令人心里发寒。

中年男人仍旧板着脸,带着兜帽的人看不到表情,只有金发青年听到了灰发老者的话,眼神里闪过一丝微不可见的黯然。

站在这里的人都知道今天这里会发生些什么,然而事到临头,在计划马上就要实施的现在,不知为何金发青年看着山坡下那些毫不知情地在村子里劳作的诺兰族人,心里竟是冒出了一种莫名的情绪。

鬼使神差般的,他开口了。

“这么看起来,这里和普通的村子也没有什么不同嘛。”

突然之间,气氛尴尬了起来,金发青年在话出口的瞬间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而站在老者身边的中年男人则是微微侧头,难得严厉地瞪了他一眼。

“哦?扎尔科先生,你是这样想的吗?”

老者回头,脸上的和蔼笑容似乎是在表达对青年的赏识,然而名叫扎尔科的青年却是感觉背后微微冒出了冷汗,忙不迭地低下头。

“不,在下只是在单纯地评论风景,没有别的意思,埃里克主教。”

“慈悲是好事,神教导我们要有慈悲之心,”老者顿了顿,将目光重新转向山坡下方,“其实我也会想,如果这里真的只是个普通的村子,那该有多好,你说是不是,扎尔科先生?”

扎尔科尴尬地笑着,这时站在一旁的中年男人说话了。

“埃里克主教,虽然很抱歉打扰您,但马上就是预定的时间了,神殿骑士团那里还需要准备。”

埃里克主教脸上并没有被打断的不快,慢慢地点了点头。

“拜托你了,雷德团长。”

中年男人对扎尔科点点头,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快步地走下了山坡。

“慈悲吗……”埃里克主教看着走在后面的扎尔科的背影喃喃地说道,“这个孩子会是个好骑士,真是遗憾……

“……那么,我们也开始做准备吧。”

长春牛皮癣治疗的方法
上海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惠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承德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烟台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