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道隐于世 第六十二章 喂狗(非名词,是动词)

2019-10-12 21:01: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道隐于世 第六十二章 喂狗(非名词,是动词)

“阿大,过来。”

林思音朝着其中条黑白相间的小狗招了招手,小狗汪了几声,很听话的便跑了过来。

“它叫阿大?”

秦林蹲下来,从自己的塑料袋里面拿出了一个肉包子,抬头向林思音问道。

“对啊。”

林思音笑着,平凡而朴素的面容。

秦林看着这一张侧脸,心里诸多感慨。

她并不漂亮,可以说很平凡,但数万年以来,能融化他内心的,也只有两个女人,其中一个便是林思音了。

漂亮的面容,秦林已经看腻了,纵然是那些圣地的圣女,勾族的女王,秦林也从来不曾放在心上。

普通,而又不普通吧。

秦林侧过头,望向林思音在路灯下,有些朦胧的面容,看着他在喂这些野狗肉包子的时候,那内心散发出来的喜悦。

秦林笑了,或许,这就是自己喜欢上她的原因吧,让前世自己这个无可救药的纨绔子弟都倾心的人。

“这里不能……”

这个时候,一个身着保安服的人,走了过来,刚要怒斥,便看到秦林转头过来的眼神,神色一滞,瞳孔之中瞬间迷茫。

下一秒,保安一晃头,用手磕了磕头,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在林思音惊讶的眼神中,与两人交错而过。

“咦,以前每天他都会来赶这些小狗,今天怎么回事?”

林思音哑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林思音也没有计较在这些事情上面很久,她也很理解,毕竟这些小狗虽然自己喂养了很久,但终归还是流浪狗而已。

也只是流浪狗,从她开始喂养开始,这些小狗走走停停的,走了很多,也新来了很多,走了的那些,她只当它们被好心人收养了。

她只能这么想了,不然还能怎么想呢?

难道,她要觉得那些流浪狗被人吃了吗?

刻意的避开这个话题,她也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对,因为她也无法保证,这些现在在她手下乖巧的小狗,会不会在等她走后,去袭击别人。

但她还是不能放下心,看到脚边呜咽的狗叫声,林思音依然无法狠下心。

转过头,看向跟自己一起喂狗的秦林,不再去想这件烦心事,看到秦林认真喂狗的样子,林思音笑了,“这两天怎么没来?”

“小川有点事情,我去帮他忙。”

秦林没有细说,只是粗略的说了一遍。

“噢,这样啊。”

林思音也知道秦林在开学的时候,说自己是秦川的堂哥,也没有疑惑,毕竟家里有事情,帮帮忙也很正常。

“这段时间学校有没有什么事情?”

秦林笑了笑,又从塑料袋里拿出包子,丢给了远远的看着却不敢过来的黄白色小狗。

“学校里有什么事情啊。”林思音说到这里,撅了撅嘴巴,显得很不开心,“还不是过两天要什么单元考试,我又不像芝锦那样,每次看一遍就记住,烦死了!”

“哈哈哈,确实很像你。”

下意识的,秦林说出的这句话带上了一些亲昵的语气,突然一愣,又笑了笑,“看你每次背书的时候头疼的样子,我就知道这回事了。”

林思音也没有在意,只当是秦林的口误,也没有再提考试这种烦心事,又丢了一个包子过去,“对了,你喂了它们多久了?”

“它们?”

秦林想了想才明白林思音说的是面前这些小狗,笑道,“一般有空就来,大概也有一个星期左右了吧,时间一般都在五点左右,今天有些事情,晚了一点。”

“哦,怪不得没见过你。”林思音甜甜的笑了,“我一般都是这个时候过来的,每天帮我妈忙完,吃完饭以后才能抽空到这里。”

说到这里,林思音叹了一口气,“只不过现在高三,作业在学校里赶不完,弄得太晚的话,我妈又不让我出来。”

“这样啊。”

秦林笑了笑,“要不然,以后我有空来帮你喂吧。”

“不用了。”

林思音有些意动,不过想了一会以后,还是摇了摇头,看着在她脚边嬉戏的几条小狗,指着其中一条断腿的说道。

“你看,它叫阿四。”

“不过,它不是唯一的一个阿四,以前也有过几条跟它一样断了腿的,不过都走了,嗯,应该是被喜欢它们的主人收养了。”说到这里,林思音强迫自己相信这个说法。

断了腿的狗,真的……会有人去收养吗?

“所以啊,每次像它这样可怜的,我都会叫它阿四,如果还有新来的话,我会叫它阿小四,阿大四,”林思音说到这里,吐了吐舌头,她也觉得这么说有些不对,“也不是取不出名字啊,就是感觉有些麻烦而已嘛。”

却没有想到,在她看过去的时候,秦林并没有用调侃的眼神看着她,只是十分温柔的笑了笑,低下了身子,摸着阿四。

“是这样啊。”

秦林笑了笑,对着林思音说道,“那么,我打算画几张肖像。”

“咦,真的吗。”林思音听到秦林这么说,也有些高兴,毕竟她妈这段时间接的单子比以前少了很多,听到秦林想要画肖像,她有点开心。

“肖像的话……”

林思音掐着手指头算了起来,不时的看着天上,算了一会以后,林思音咳了咳,“嗯……”

“一张普通的素描肖像的话,不贵,200一张,挺快的,油画的话贵一点,2000一张,如果是人性肖像的话……”

秦林听到人性肖像这几个字眼,也笑了笑,人性肖像,是林思音老妈的一种可以说算是技能的能力,可以将人的性格

,大致的画出来,比如说,你是一个贪慕金钱的人,你可以从她的画像中看到你自己的瞳孔中被画上了代表金钱的东西。

如果你是心理阴暗的人的话,你的头顶可能会有一只乌鸦,越阴暗,乌鸦越大。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如果真的可以完全看出来的话,林思音的老妈都可以去做FBI的探员了,只是说,可以将你的性格大致的画出来而已。

至于秦林的前世,呃,秦林有些不太想说。

一想到那一副林思音他老妈给自己画的人性肖像,那个时候自己觉得十分的恶心和过分,但慢慢的,自己却发现,那一张肖像竟然出奇的摸通了他人生大致的脉络。

那一张自己的肖像,嘴巴极大,眼睛与耳朵极小,鼻梁高耸如鹰鹫,甚至还画出了自己的半身,画出了自己的脏器,却唯独没有画出自己的心脏。

在他岳母画完以后,便用厌恶的眼神看着自己,连自己的钱都丢了回来,说嫌弃他这个钱脏!

那个时候的自己十分的愤怒,也十分的不解,不就是画了一张画吗?至于这样吗?

很久以后,自己才从林思音的口中得到了答案,眼睛和耳朵小,说明自己听不进去意见,独来独往我行我素,大嘴巴说明自己贪婪无比,鼻梁高耸,说明了乌鸦已经无法影射自己内心的阴暗,可以说,他整个人都是阴暗的。

到最后,画出了脏器,却唯独没有画出心脏,告诉了他,他整个人,是没有心的。

到了很久以后,秦林才觉得自己岳母的技艺真的是神乎其技,完全的画出了那个时候自己的性格状态,然而在这个时候,当自己想要回去感谢自己岳母对自己那时候的劝诫的时候,却恍然发现,连死去的黄土,都已经不在了。

人性肖像,可以说是他岳母的一种独有的能力吧。

“人性肖像的话,我妈的规定是说每个人只能有一张,不能多的。”

在秦林想了那么多的时候,林思音的话才刚刚开口,没有先报价,而是对秦林说了一下注意事项。

秦林点头表示理解以后,林思音这才开始继续说道。

“一张的话,要两万!”

林思音生怕秦林听到这个价钱吓退,挥了挥手,急切的说道,“没关系的,我们是同学,打个五折就可以了。”

“不用了,原价吧。”

秦林笑了笑,站起了身子,掸了掸被风吹了几下,有些灰尘的牛仔裤,“人性肖像啊,真的跟给我的名片上面说的一样?”

秦林顺手从自己口袋中拿出了重生回来第一天,林思音递给他的片面,指着名片后面的字句问道。

当然了,秦林对于这些早就知道了,只不过嘛……

“那是真的!”林思音生怕秦林不信,挥着手,给秦林描述了半天她妈的人性肖像有多么的厉害,却没有想到,看着秦林淡定的眼神,越说越急,说到后面,整个人手舞足蹈了起来。

“啪。”

秦林轻轻的拍了拍林思音的脑袋,秦林愣了,林思音也愣了。

“你……”林思音闪过了这个看起来十分亲密的动作。

秦林也有些尴尬,为了掩饰,咳了咳,“那我先走了,明天正好星期六,我九点钟左右会来的。”

“哦……”林思音有些脸红,从小就不漂亮的她从来没有被人如此亲密的接触过,脸颊有些发烧的意思,听到秦林这么说,还是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

威海治疗睾丸炎方法
崇左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辽阳白癜病医院
威海治疗睾丸炎费用
崇左治疗牛皮癣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