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难办的食堂

2019-10-12 18:06: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云山乡政府驻地位于半山腰上。远远望去,掩映在漫山遍野的绿树中。这里是古来丛林,山峰连绵,大树参天,一片竹海千重浪,走兽欢,飞禽唱,处处风景美,天然一氧吧。

而乡政府内的气氛并不与之协调,院内近日的变故,打破了以往的正常秩序。陈乡长白天忙得焦头烂额,晚上还得在小会议室主持召开会议,专题研究食堂的事儿。从陈乡长紧锁的眉头,再到与会者个个铁青的面庞就可以看出议题的沉重。所以,陈乡长的讲话显得那么的吃力和无奈:“乡政府食堂不是桩小事情。如何办下去?大家得好好拿主意。反正原承包人丁二是不会搞了,昨天那阵式大家都看到。”

昨日?其实昨日的情形是大家不愿提及。昨日开过晚餐,丁二拉着陈乡长来到食堂的厨房:“乡长,这个食堂我没法办下去了,我都准备停火了。”

陈乡长用协商的口吻说:“丁师傅,你看能不能再坚持一段时间?”

“还坚持啊,我可没得这么多娘嫁得了!”丁二直接诉起苦来:“你们乡干部吃的普餐,我按要求没赚钱。你们政府的招待餐吧,近几个月来,平均每月也就只有个二三餐,而且又不喝酒又不吃野味,还不发烟,每餐也就个200来元。你说,我不想赚钱发财吧,总也得保住我的工钱啊。我是个农民,家里的主脑人,要养家糊口,不可能为乡政府食堂做义工吧。”一席话,说得陈乡长语塞。陈乡长将心比心,认为这要是换上自己,也不会做亏本的买卖啊!

当有人说丁二的承包合同还没到期时,丁二就气不打一处来:“合同是没到期,可你乡政府干部总不能不考虑到我个农民的死活吧?我赚不到钱,我一家人吃啥子去?不像你们干部好,国家有钱养,这国家钱啊,还不是我们老百姓的钱!”“你——”“我什么?我当百姓的难道就要怕你们当干部的?”一番争执,伤了和气。

陈乡长很头痛,为乡政府食堂的事儿,他没少费过神啊!可还是成了个大难题,且是个棘手的难题!这鬼食堂咋就这么的难办呢?

在丁二接手承包之前的原乡政府食堂,那可是生意红火得不得了,餐餐招待餐,有时一餐好几桌,喝的是高档酒,发的是名牌烟,吃遍山里野味,一桌下来花费好几千元。乡里财政捉襟见肘,可“人情不可赖,锅子鼎鼓都要卖”,只有瘦鸡婆拉硬屎,乡政府向食堂承包老板赊账消费。这一赊不打紧,月积年累,一年高达20多万元。食堂承包老板向乡政府要钱,乡财政拿不出这么多钱,不给钱还得赊着吃喝招待,恶性循环,最终弄得老板都没了现钱成本,连买菜都没了钱,不得已,拿上乡政府一纸白条关门大吉。

之后,也是开了好几个会,才拿出方案形成决议承包给了丁二。可丁二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还没出半年,就亏了,用他自个的话说:“连工钱都没赚到一分。”

所以,又一次摆上议事日程。今晚的会议上,陈乡长自称抛砖引玉首先发了个言,其实也是一通牢骚话。他讲完了,一而再、再而三地请大家发表意见,可大家你眼瞪我眼,我眼瞪他眼地都不作声,好像全没什么好法子。陈乡长叹着气说:“真邪门耶,这乡里食堂,生意红火时,办不下去;生意不行时,还是办不下去。真叫人纠结啊!我虽为一乡之长,可个人的力量有限。俗话讲得好,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我在这里拜请大家动动脑子,畅所欲言地发表意见,解解我的燃眉之急吧!”

沉,一片鸦雀无声。稍顷,便有人打着“哈欠”,睡意袭来,不禁嘟噜道:“看来,今晚又得熬夜喽!“

“熬夜算啥?食堂停火,明早起来,大家怕是都要挨饿哩!”

这话给大家提了个醒,人人都感觉出了危机。于是乎,强行振作精神,绞尽脑汁,才你一言我一语,为破解“食堂难办”难题而出谋划策。

是日正是农历初一,好久才刺破漆黑夜晚的月亮,也透过窗户,悄悄地爬进会议室凑起热闹来。

共 144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立意深刻,语言优美,是乡镇基层工作的一个缩影。小说开端用和谐的自然环境与不和谐的乡政府比较,提高了小说的感染力。为什么一个乡政府办食堂会这么难,是政府的问题还是乡领导的问题,让人深思。自己生活的食堂都搞不好,这样的乡镇干部的能力实在是太低了。小说给人启迪,让人深思,佳作欣赏!【编辑:李荣】

1 楼 文友: 2014-01-29 12:55:12 问好作者,预祝新春愉快! 喜欢文学、音乐

廊坊治疗卵巢炎费用
湖北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巢湖治疗卵巢炎费用
廊坊治疗卵巢炎医院
湖北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