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墨香】简析韩寒的《1988》(作品简析)_a

2020-01-16 18:19: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简析《1988》——出发吧,韩寒已经先走了

继乔治·奥威尔发表《1984》之后,韩寒也发表了一部我觉得还是有一定意义的《1988》。奥威尔塑造了一个集权主义的“老大哥”形象,讲述了他的世界里的信仰和追求。在我们普遍茫然和不知所措时,托克维尔告诉我们说:“区别bao政与否的标准不在于人数,而在于不容分说的强制性”。这一说法让我们这个世界的人们更加糊涂了,于是韩寒做为一个叛逆的80后,带着自己的不解和疑惑站出来了,用稚嫩和勇敢声音再一次叩响了自由与平等的大门——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当然,在韩寒之前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1084》也问世了。就个人观点,村上春树的书我没怎么细看过,原因在于,在我有限的思想上,实在是理解不了,书的真实意义究竟在哪一个环节。这个原因我一直归于“水土不服”,当然这也只是我自欺欺人的一个借口。韩寒比起村上春树,对我的影响要大的多,但如果单纯的让我评价他的“文字”的话,我只能说属于二流水准,与老舍、刘裕等一些作者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毋庸置疑的是,他的人确实是伟大的,思想也是伟大的。我一直把韩寒看做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文人代表,也是因为他具备文人的本质特点——不造作、不抄袭、有批判精神等一些现代文人早已被阉割了的东西。言归正传,还是来看看韩寒和这个世界谈的怎么样了。

作者从一开始,就介绍了1988的来历及其性能,“1988从没把我撂在路上”可能是对这车的最好肯定。“迎接他从监狱里出来”作者这次旅行的目的也很明白,国道是国家的主干道之一,作者顺着国家的主要道路,来接一个没在国家指定道路上行走的朋友。领朋友上道,或者是在道上去领朋友,好像都是合情合理的。但是,唯一没有介绍的就是,作者的这个朋友到底犯了死罪?最值得怀疑的是,一个有着修车的好手艺的人,他能犯什么罪?究竟是一个犯了什么罪的人,还能有这么一个真挚的朋友?什么样的人能让一个,有着一定良心和道德操守的人,不远万里前来迎接?这些都是作者留给我们的悬念。

《1988》以一个落难和“我”的视角,叙述了整个社会的思想,或者是整个社会底层的思想。“先生请开门,让我进来详谈”,这个带有行业性特色的礼貌服务方式,让我一下子就明了,同是属于服务行业,他们的差距在什么地方了。像酒店、交通、银行、物流、公仆、各类售后……我认为其根本性原因就在于,选择空间的局限性,阻碍了他们的发展。这和供求关系是一样的,自由竞争的最后受益者,肯定是大众人民。也只有对比才能找到自身的不足,“平静的湖面练不出精悍的水手”可能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文中的娜娜(当然名字有很多像:姗姗、田芳等太多,在这就暂且用“娜娜”吧),对挣钱、罚钱的规律性和一定可能性,产生了极大反感。肯定,这事落到谁身上都会很烦,因为没有人自己的钱被不明不白的拿走了,自己会不生气的。当然,男主角也是很生气的,作为一个消费者,为了促进经济发展和资金的流动,也满足了自己的利益需求而产生的消费行为,竟然被毫无征兆的“拿下”了,这还不算完,更可气的是竟被强制着做临时“演员”。“我”用亲身经历,目睹了房门被踹、被制服、被呵斥、被摄像等等一切。阐述了这是一个弱势群体没有理可讲的社会,任何人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合法的监控。媒体成了这帮恃强凌弱者的帮凶,没人会为弱者说话,你的一切权利都被合法侵害。虽然有些事和有些话,听起来或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笑,但是在轮到你的时候,你就笑不出来了。最终,故事情节还是本着利益最大化的原则,男主人公先出来了(做了义务演员和身上有证据),女主人公也就自然而然的支付了相当的费用,来赎回自己。经过种种阴差阳错,没有办法或没有更好的办法的他们,就这样一起上路了。

在路上,他们的谈话和回忆,就打造了这个社会的一面镜子。娜娜的职业虽然在大众的眼中并不光彩,但她有着最起码的敬业精神和职业操守。没偷、没抢的她反而成了人类的公敌,和有关部门的存钱罐。这对一个没有任何生存能力的女人来说,是很不公平的。作为市场供求调节的她,不惜以一个肮脏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只是为了给自己创造出一个生存空间。这样的女人是可怜的,也是可悲的,他是不平等时代的直接受害者。没背景、没知识、没技术、没头脑、没胆量也没奔头,唯一有的也是大家普遍都有的,就是青春和容貌。除了钱肉交易,你还能给她一个更好的选择吗?作为读者,我是同情娜娜的,以她的职业性质来说,是不可能真正拥有爱情的,这个作为人生第二重要的东西,从她踏上这条路的时候就真真正正、彻彻底底的失去了。同时她也是可悲的,她失去了本应该失去的东西——清白和爱情,却也有了不应该有的冬西——孩子。更值得思考的是,她竟然要把孩子生下来。一个在根上没有列祖列宗,在份上没有恰当的名姓,他将如何在世上生活?作为母亲的娜娜又将如何教育孩子?这些后面再说。娜娜是不是代表世界和韩寒谈话的?或者是代表一点世界,来和作者谈谈的。

在上路之前的一个童年回忆,揭开了我的生存背景。小村寡民的生活使我很安逸,也很满足。在我追求梦想的路上,找到了更好的参照物时,却没了儿时的乐趣。大家都怀着同一个梦想——追求自己的幸福,到头来却发现离这个梦想越来越远。当我爬上那面飘扬着的国旗的时,看到的不光是整个学校,还有校外的工厂,甚至是工人在干什么,都看的很清楚。“这是一个从来没有任何同学到过的至高点”,也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处在这个高度的我被同学、老师及所有爱我的人救援着。本来还是无限惬意的我,经过这么一“救”,反而变得害怕起来了。年少无知的孩子可以尝试很多东西,却不会先尝到后果,他们是新时代进步的主力军,或者是旗帜下的牺牲品。和众多尝试者一样,我也在亲人、朋友的关切和不经意的引诱下,回到了人群之中。这个社会,个体和群体一样了,就天下天平了。在我成为“标杆性人物”的“这个高度”的时候,我莫名的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成了满足广大寂寞的观众无聊时消遣的对象。当群体中那个花格子的女生出现时,成功的把我的心收了进去。在我喊出“不死鸟”的时候,无耻的媒体只是为了增加渲染和拍马的效果,完全的歪曲了事实(反复说,谢谢老师),无知的广大观众又一次,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看客。“我”的生活环境就是这样——充满虚假、禁止希望。“你身上的钱不够,你不能是个客,你只能是个货”,这是个人心冷漠金钱至上的社会。没有人在乎你是什么,在乎的只是看你能拿出多少筹码,货和人对别人来说,都只是获得利益的一个手段,没有本质区别。“我一度以为自己是种子”,我们都有做种子的梦想,却在社会风气的吹动下,我们以为我们本来就是这样。但究竟这是什么样,我们同样也不清楚。当感识与现实完全不符时,我们迷茫了。在下定决心想要做点或不再做点什么的时候,“于是毅然往上挣扎,却没有费力”,现实就是这么可笑,当我们以为非得抛头颅、洒热血,才能完成的伟大使命时,在做起来才发现竟是那么的简单,甚至比以前的生活方式还要简单。做回自己才发现原来的一切压力,都是别人或自己给的,其实并不存在。“原来我不是植物,我是动物”,在由于信息方面的原因,定位严重错误的我们,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仇恨和愧疚紧随而来。“你走吧,别告诉其他的植物,其实他们是动物”,当谎言被揭穿的那一刻,“别告诉!”是撒谎者最后的办法。“你走吧!”这句带有妥协性的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是威逼、是利诱、或是乞求,他们早已不在乎或没必要在乎了。

一个作者没跟没由的旅行,好像真的说了也问了这个世界好多的问题。“空气越来越差”作者开篇就简介直白的表明了,工业化进程和普通市民的的根本矛盾——环境污染。就连国道也不例外,很明显这个问题是糟透了,如果连我们这个世界的人都掩盖不了的问题,那么这个问题就真的很大了。旅程很普通,像大多数自驾游一样,有终点也有目的,不论是看景还是接物,意义都是一样的。旅馆是旅程必不可少的硬件设施,不论是身体和心灵都需要放松,毕竟长时间开车也是很累的。“我”当然也是需要旅馆的,特殊服务只是一个放松的附加产品,有当然更好,没有也不是很糟。很不幸的是旅馆扫黄的一场悲剧之后,娜娜成了这个世界扔给我的一个包袱,出于良心或其他的什么因素,我没法也不能把她扔下,虽然我只是一个旅行者,不能带她多远,但能带她一段。也许出于悲天悯人或者是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心态,当带上娜娜的这一刻,作者的旅行就真正开始了。大于一个人旅途是不可能一言不发的。所以,一个代表着一点世界的娜娜,就成了我的谈话对象,作为替补出现的回忆,也自然而然的成了我谈话的另外的一点世界。当这个世界的“代表”一个一个的在我的眼前,或者脑海中出现的时候,我们(作者和这个世界)的谈话也就真真正正的开始了。

娜娜是典型的社会最最底层的人士,唯一的希望就是子女不要像他一样,再干这一行。她不关心政治也没能力关心政治,要不她是不可能想让自己的孩子留学朝鲜的。和大多数同行一样,娜娜也希望自己转身变凤凰(成为明星),要不也不会被假王菲制片人给骗了。娜娜已经不关心孩子的爹是谁了,一方面是人太多不好排除,又没人主动承认的,另一方面是自己的愿望是当妈不是当爹。我一路上对娜娜(这个弱势群体的代表)的照顾,刻画了一个既有着社会流毒,又有着本质良心的双重人格的人。在我逃跑时遇到了逃跑的娜娜,现实的丑恶和人性的弱点,被我发挥的淋漓尽致。好像更诚实的人,本应受到更不公平的对待,“罪人”摇身一变却成了正义的使者。当然,这话很大程度上说的过了点,两个本来就没有感情和利益瓜葛的人(我和娜娜),无论是谁先“逃”都是可以原谅和理解的,因为他们都没有对对方负责的义务,出于悲悯或同情或其他的原因,我更能原谅弱者。故事在娜娜(或者是我)离开的那一刻达到了高潮,各种矛盾和纠结沾满了我的大脑,在再和娜娜相遇时,一下子由技术战——谁能先躲开谁;转变为了心理战——谁能坚持到最后承认错误。这场实力悬殊的战役,毫无疑问是以我的胜出而告一段落,但是我还得带着这个社会扔给我的包袱,在这场心里和技术的博弈中,同时我也是一个失败者。

回忆中的试路人(他们替我撞过每一堵我可能要撞的高墙):丁丁哥哥、10号、临时工、紫龙、肖华、我的爷爷、孟孟甚至是李小惠、刘茵茵、陆美涵和倪菲菲。他们都直接或间接,为我试了很多我可能要走的路,可以说他们既是我的恩人,又是我的前辈。不论是他们中的哪一位,都告诉了我一个或者是几个,人生中不可不知的“真理”,这也是我对他们缅怀的原因。

丁丁哥哥是我看世界的窗口,或者说是我看世界的第一个窗口。丁丁哥哥就是一个很放心的人,让我和我的家人甚至所有村里的人,都感觉很放心。不论我做了什么或去做什么,只要是和丁丁哥哥在一块,总能让家人和自己都感觉很踏实。在我的词典——丁丁哥哥的教导下,我得到了很多东西(知识)也失去了很多东西(伙伴),丁丁哥哥说:“你懂的越多,你就越像这个世界的孤儿。”总之我总是折服在丁丁哥哥的歪理邪说之下,丁丁哥哥又像是以一个“老大哥”的形象出现在我的童年世界里,相比之下肖华哥哥就惨多了,他是“老大哥”旗帜下的直接受害者。因为一把螺丝刀而判刑十年,就如同因为你是男的就犯有强奸罪一样,这种因果关系是十分可怕的,而你有的也是必须有的只是毫无异议的感谢。欺凌弱小在现在不只是土匪、流氓才干的事,在普遍缺乏反抗精神和辩证能力的世界里,灾难随时会发生。千万不要笑话他们点儿背,也不要指责他们站错了队,在缺乏真理的世界里我们都是受害者,或者是排队等着的受害者。不要急,早晚会轮到你,我们谁都跑不了。哈维尔在其《无权者的权力》中指出:极权社会是一种谎言社会,人们生活在谎言中还要假装接受。正是人性的普遍犬儒化才使邪恶畅通无阻。“生活在真实中”的良知不服从原则,是号召人们不要甘愿过那种口是心非的生活,用反抗谎言来化解人性和道德的危机,恢复做人的尊严。相比之下,我的爷爷就是一个在“老大哥的靴子”里酣睡未醒的人,他那带有时代特色的危机感,是社会思想战术最“伟大”的胜利——你在收听敌台啊。在这个连敌人都没找准的世界里,他们居危思危,危险就是他们的主旋律。他们时刻提防着自己认为可能是敌人的敌人,他们还没或者是不愿从那个世界醒来。在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面前,他们脆弱的神经根本承受不了,一辈子或酸或苦或辣或咸经历,让此刻的他们hold不住了,他们又睡去了……

临时工和我们的矛盾冲突,是由待遇的不均衡导致的。他的特权(大弹珠)总是恰到好处的出现,这使得我们有形无形的被压制。由于法律的不完善,受到不公待遇的我们有冤没处伸,但是矛盾最终还是要解决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条亘古不变的道理又一次验证了它的事实。于是代表或许是自愿代表我们的10号出现了,但是种种刺杀计划都在我们讨论中被否决,最终10号选择了“独吞”的方式解决这一矛盾。和大多故事情节一样,结尾或者说是一个小的结尾必须那么悲壮,直到信以为真的我们都离去为止。故事的峰回路转在于10号的奇迹复生,临时工的离去让10号顺理成章的接替了的他的位置,经过这一场颠覆性的变革之后,我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甚至还不如原来。不光权益没有了,连我的名号(不死鸟的称谓)也被剥夺了。同时,有着丰富革命经验的10号,对我们的统治方法更加健全了。我们悲剧了……最终还是在市场经济的有效调解下(我们都能买到大弹珠了),我们重新回到了正常生活的轨道。我们习惯的认为,打走坏人的都是好人,去从来不管打走坏人的人,是什么样的。当10号从兜里掏出一粒大弹子的时候,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在筹码和权利完成转换时,我们都品尝到了这个,自己酿的不成熟的苦果。在最后一次见到10号,他依然带着掠夺我的战利品——刘茵茵(也不能说是掠夺,只是个和我没成的初恋女友)离开了世界。霸道的10号,最终还是死在了他霸道的路上,这可能就是霸权主义者最终的结局。

共 897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透彻的赏析,读完令人心潮起伏,有一种急切阅读原文的冲动,这正是此文的成功和魅力所在。文章开篇直截了当进入主题,一句“出发吧,韩寒已经先走了”如空中飞石,劈空而来,给人无可抵挡之势,大气磅礴,领起全篇,为下 了夯实的铺垫。接着把韩寒的作品放在一个很高的层次和以往类似的作品做了很客观的对比,紧接着“言归正传”四字,笔势自然陡转至题旨,由此可见作者非凡的笔力。全篇对韩寒的《1988》放在时代的列车上,精分析,细咂摸,条分缕析,层层剖析,描写细腻生动,层次清晰,结构紧凑,读者好像跟随此作细读了一遍《1988》。下笔入神,让读者的思绪不由得流连在小说的故事情节里,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展现在读者面前。虽然全文以客观的评述形式写来,却含蓄准确地把作者的主观想象不着痕迹地蕴含其中,作者借以自抒胸臆,处处映射自己的内心世界,表述自己对现实社会的一些看法和见解。《1988》通过在路上的见闻、过去的回忆、扑朔迷离的人物关系等各种现实场景,以韩寒本人对路上所见、所闻引发自己的观点,这场真正的旅途在精神层面;如果说似乎逾越了部分法律和道德的界限,但出发点也仅仅是希望在另一侧找到信仰。韩寒是“叛逆的”,他“试图用能给世界一些新意的眼光来看世界。试图寻找令人信服的价值”。对整个时代的反思,对过去十来年中国民众生活状态的回溯,对当下社会状态的映射。再比如:他用爬上旗杆解构了传统的爱国主义;他说自己是沙漠里的动物而非植物证明了中国教育的虚伪;他借温水煮青蛙的实验让孟孟为我们揭开了残酷现实的盖子。在这部小说里,我们看到了一个个人物面对理想和现实碰撞后,拼力挣扎的委屈和无奈存活的卑微状态。小说中的娜娜不能把孩子留在自己身边,因为自己已经被这个社会的乌烟瘴气所缠绕、所熏染,她把孩子给“我”应该是表达了作者的一个希望,一种寄托。“我带着一个属于全世界的孩子出发了”。这或许就是这个世界的希望吧。因为孩子永远是纯洁的。“放心吧,给你的,都是最好的”。这句话,娜娜一前一后说了两次。最后那个孩子说的第一句话是“咦”,孩子对这个世界的疑问,也代表着另一种新的希望吧。全文对细节的描写使得整个画面潜气内转,曲折尽致!承转自然流畅,声调高旷,意脉相连,极尽铺染之能事,前呼后应,语句表达准确、凝练,读来更觉精神飞动,气韵十足!一篇很有现实意义,启人深思的佳作!力荐共赏!【责任编辑:怡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10151 】

1 楼 文友: 201 -10-14 18:58: 9 一篇很成功的作品赏析,分析透彻,语句凝练,结构紧凑,欣赏、学习,问好小葱!

回复1 楼 文友: 201 -10-14 21:24:07 感谢编辑辛苦这么长时间,努力写出不浪费编辑的文章

2 楼 文友: 201 -10-15 10: 5:12 祝贺小葱再摘一精,墨香有你更精彩!

脉络舒通丸多久一疗程
有什么办法能消肿止痛
藤黄健骨丸能治滑囊炎吗
动脉硬化带斑块用通心络能治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