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舅舅家的盛宴

2019-10-12 21:04: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家在鸡龙河南岸,鸡龙河不怎么宽,出了门北去,站在河堤上就能清楚地看到河对面。河堤下面是稀稀疏疏的一片树林子,在林子中间有一条小路通到河边。那时候全村的人都到河里挑水吃,所以小路上一天到晚不断人。河的北岸靠河也临着一个村子,姥姥家住在那里,她家和我们家一样,也是靠着河边,所以,到姥姥家甚是方便。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所到的亲戚家,恐怕是只有姥姥家。开始我以为是到其他亲戚家路途远的缘故,后来才明白——非也,是母亲故意不带着我的。和小伙伴在一起玩的时候,他们常常炫耀走亲戚家,吃的什么什么好东西,我非常羡慕。回家后,我央求母亲,走亲戚的时候带着我。对我的要求,母亲只是笑笑,这给了我极大的慰藉,同时也给了我极大的期盼。可是,真到了走亲戚的时候,母亲还是没有带我,她想尽各种办法哄我,甚至不惜许下诺言:回来给我买好东西吃——但那只是个诺言。为这事,我抱怨母亲。后来我知道,母亲到亲戚家多数是去帮忙的,她从来不在人家吃饭,亲戚家不管大人,是要照顾小孩的,但是家家日子都比较拮据,要拿两毛钱买糖块都是大事。我是在生活极端困苦的情形下来到这个世上的,所以也就只能在苦难中生长。

这年十月里,时令进入冬天了,大人们常常议论一件事——舅舅要娶媳妇了。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形成了一大期盼。我年龄虽小,可也知道娶媳妇是一件好事,红红绿绿的、放鞭炮不说,主要是要吃鸡、吃鱼、吃肉的。舅舅临近娶媳妇的那天,他又来到我家里。舅舅来是叫亲的,这是一个惯例,无论谁家有结婚的,都要把自己的要紧亲戚接过去。这个不成文的规矩,谁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形成的,据说过去根据条件,有用轿子抬的、有用毛驴驮的、有用车拉的,现在都用手推车推了。舅舅娶媳妇自然也不例外,他推着车子,上面还垫着一床被,这不过是例行公事,不是年龄特别大的人,都是跟在车子后边走的。舅舅和母亲在说话,我靠在门框上听着。舅舅让母亲到他家去,并嘱咐一定带着我。母亲说不能带我,到时候人多、忙,照顾不过来,让我跟着爷爷。我直直地看着舅舅和母亲,母亲说不出是什么样的表情看着我。我非常失望,心里觉得非常委屈。舅舅突然说让我今天到他家吧,去啃啃一些剩骨头。听到舅舅的话,我的眼里顿时放出了光。母亲答应了,他让舅舅先忙,说下午让我过去。

本就天东南晌子了,但我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好容易熬到了天上。午饭我只吃了一个小地瓜,我早就想着舅舅家的鸡、鱼、肉、蛋了。

我在家里怎么也待不住了,好容易盼着母亲发话,让我到舅舅家去。母亲把我送到河堤,目送着我向河北岸走去。树上的叶子基本落净,只有树梢上还留有几片,在微风中摇曳,时不时地掉下一片,旋转着,落到地上。按往常,我会关注它们,把它们捡起来,拿回家里,换取母亲的微微一笑,或者是一下抚摸。但现在我没有这个心情去管它们了。时令虽然是冬天了,但不怎么冷,又被阳光照着,心情也好,我几乎是连蹦加跳地到了河边。冬天里的河水非常小,就是一股潺潺细流,河底的鹅卵石清晰可数。河中间铺着石板,无论大人小孩都很容易过河。我过了河,向南回望了一下,母亲在河堤上慢慢地转身而去。

到舅舅家说是隔着一条河,实际的距离也就是一般的村子从村前到村后那么远,我很快就到了舅舅家。一近舅舅家的胡同,就闻到了扑鼻的香味,我的心情更加豁朗了。已进了门我就看灶屋,门口里冒着油、烟、香的混合气。我径直进去,姥姥坐在灶前烧火,见我进来,要起。我没等姥姥起来就奔了过去,她搬了一条小板凳,让我坐在她身边,然后说:“拿块肉给栓子。”“栓子”是我的乳名。姥姥的话是对着“大师傅”说的,一般娶媳妇都是要请“大师傅”的,也就是厨子。“大师傅”是个很和善的中年男人,他正在用门板搭起的台子前拆鸡,台子上摆满了生的肉、鱼等其他菜。他笑着说:“光啃骨头也啃饱了,先来两个鸡爪子吧。”说着,用盘盛着两条鸡爪子放在锅台上。我看了一眼姥姥,就抓起了一条。啃鸡爪子虽不怎么尽兴,却也津津有味。

正当我一手拿着一条溜滑的鸡骨、不舍得放的时候,舅舅回来了。他是和二姨一起回来的。我从没到过二姨家,我们的见面都是在姥姥家。我对二姨的印象非常好,她好像有病,老是怕风、怕寒。听母亲说,二姨的家在十多里以外的地方,舅舅结婚,是应该头天就来,况且二姨的身体又不好。二姨见了我自然夸我几句,说我又长高了、多么听话等等。

舅舅回来,把我的馋虫一下子解决了。他从锅里捞出一块肉,把主要的肉拆了一下,放到锅台上的盘里。这时骨头还非常烫,但我还是急着去摸。我和锅台高不了多少,二姨见我不得劲,就找了一个杌子,把盘放在上面,舅舅又盛了半碗汤,放在一边。我这时什么也不管了,注意力都在眼前这块满是肉的骨头上。这块满是肉的骨头,让我大大地享受了一番,我感觉到肚子里充实了。舅舅又给我一个拆的不怎么干净的鸡架子,这时我的肚子问题基本解决了,只是眼还不饱。“大师傅”开始炸鹅,金黄色的鹅肉从锅里捞出来,在让我吃时,我只勉强地尝了一块。我的肚皮确实鼓鼓的。舅舅说该让我回去了,二姨怎么也不让我走,舅舅说要不我母亲还得来接。在我的印象中,舅舅非常尊重我的母亲。

等到大了,我懂得了母亲所做的一切,舅舅的家境非常拮据,甚至结婚都没有盖新房。

总之,我已经非常满意了,舅舅把我送到河堤,太阳还在西南天上,照得人暖融融的。我在河边蹲下,如镜的河水照着我高兴的面容。我把小手伸进水里,一溜油花随着河水向下流去。再经过树林子时,地上落了许多的树叶了,我拾了两把,蹦着跳着奔向了我家的胡同。

共 22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期盼,在那个普遍穷困的年代,大人盼的种好地,小孩子盼的走亲戚。为什么会盼着走亲戚呢?因为走亲戚至少能吃顿像样的好饭,特别是当亲戚家娶媳妇的时候,那是既能吃好的,又能看热闹,还能捡上几个没响的炮仗玩玩。小说描述了“我”小时候参加舅舅婚宴的乐趣,啃了几个带肉的骨头,彻底解决了肚子里的谗虫的问题,这也成了一段最美好的回忆。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1 楼 文友: 2018-12-17 20:18:08 对于一个没有走过亲戚的小孩来说,舅舅的婚宴自然是最丰盛的盛宴。欣赏了,问候作者。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 2018-12-2 07:17:05 走亲戚,作为乡村小孩,是件大事喜事快乐事,倘只抓一点再予生发,估计效果更好!另,读完全篇,感觉开篇一段与全篇似没多大关联。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怎么收费的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可以电话预约吗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开车怎么走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如何预约急诊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怎么搭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