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棺山夜行第28章画地为牢

2020-01-22 06:54: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棺山夜行 第28章:画地为牢

一路顺着水流继续行进,前面的山势开始发生变化,两侧的山变得陡峭起来,山谷不再是笔直的,随着山势出现了很多弯,并且山谷变得越来越窄,最窄的地方仅有六米宽。

雨水在这里开始变得相对集中,水流的深度也随之而涨,其中最深的地方淹没到了膝盖。尽管是这种很难行走的情况,我们依然没有停下,一直跟着水流走。

走了大约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大雨才开始逐渐变小。我们来到一棵大树下休息了一阵,每个人都吃了些东西,补充下体力。

走过来的这一路上,有些地方让我们感到非常的奇怪,我们看见了不下二十几个石人俑,几乎每到一个山口的转弯处,都有一个石人俑出现,并且每个石人俑的手指都是在指向雨水流动的方向。

石人俑对于倒斗的人来说并不稀奇,几乎所有的大墓中都会看到石人俑,所以我们对看见这东西早已习以为常。可是以这种方式出现的石人俑,多少让我们感到有些困惑。以我们对石人俑的了解,它就是陪葬品而已,但是很显然这里出现的石人俑并非是这个意思。表面上看这些石人俑更多的像是在指路,因为所有石人俑的手指都在指示方向,而这个方向又都是在山谷之内,没有任何一个指向山上,所以这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遐想。

每个人都对这些石人俑有不同的看法,我觉得最靠谱的还是老嫖的理解,他认为这里的石人俑很可能是夜郎国与中原文明不同的见证。

在古代的中原文明里,石人俑只是被当做陪葬品,但在夜郎国可能并不是这样,也许在夜郎国的文明里石人俑还有着某种不同的意义,就比如说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样,石人俑在夜郎国是作为指路的工具,并非是陪葬品。

一开始我也认为老嫖的理解是对的,至少从表面来看,他的理解是正确的,但实际上我们所有人的猜测都错了,没有一个人意识到我们已经掉进了石人俑的陷阱之中。

发现石人俑的陷阱是在五个小时之后,雨已经停了,天也刚蒙蒙亮。

这五个小时的路程中,我们已经绕过了无数座的大山,还是和之前一样,每个山口的转弯处都会有石人俑出现。我们依然天真的以为能顺着水流走出去,但是当我们走到一处山谷时,我们惊奇地发现,这里我们来过。

这绝对不是我们想看到的一幕,但这一幕就出现在我们眼前。山谷的一侧有着一棵大树,而这棵大树正是我们五个小时前休息过的地方,因为地上还留有我们在五个小时之前吃完食品的包装袋。

看到这个场景,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无比的吃惊,没有人愿意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因为这个场景的出现,意味着我们之前在雨中行走的五个小时路程全都白走了,我们又回到了五个小时前休息的地方。

“咱们怎么又走回来了?”瘦猴感到非常的诧异。

“我日的,这他娘的不对,咱们不可能走回来。”老嫖捡起树下的包装袋仔细看着。

我和王金刚也在确认四周的地貌,没有错,和我们之前休息的地方完全一样。

老嫖把树下的食品包装袋攥在手里,使劲的攥着,塑料的包装袋被他攥的发出声音。他看着四周,自言自语地嘟囔道:“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理解老嫖为什么不肯相信眼前的一切,其实我也不敢相信,因为我们一路走来不只是按照石人俑的指示在走,更多的是跟着水流在走。

如果说我们又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那也就意味着水流也流回到了这里。我从没听说哪条河会流着流着还能再流回到上游,这种现象不可能发生,因为它违背了自然界的规律。而且我们顺着流水走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水是在往下流,并且流速很快。

“没错,这是咱们之前休息过的地方。”瘦猴指着树的一块树皮,说道:“你们看这块树皮是我当时掰下来的。”

我过去看了一眼,的确有一块树皮被人为掰下来了。我大致回想了一下五个小时前的情景,我和老嫖与王金刚都坐在这周围,瘦猴因为屁股有伤,所以休息时他一直是靠着这棵树站着,他对于这棵树的情况,应该观察的比我们仔细。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王金刚很不解的走到水流之中,弯下身来用手去感受水流,接着说道:“流动的速度并不慢,应该是在向下流动。”

老嫖也走到水流里去感受,一边感受一边摇头,说道:“真他娘的怪了,我们一直顺着水流走,怎么可能会走回来了。”

“会不会是我们走的太匆忙了,没有观察仔细,有些地方的流水出现了分支,而我们刚好又走到了分支里……”瘦猴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挠了挠头说道:“那也不对,即使是有分支,也不可能再流回来。”

“没有分支。”王金刚很肯定地说:“我们路过的每一个弯口,我都仔细看过,没有岔路,也没有其他水流。”

“我日的,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老嫖让我们都到树下,然后他在树下用树枝画了一个圆圈,又在圆圈的一处点了一下。然后指着圆圈说道:“就当这是我们走的那五个小时的路程,这个点就当成是我们现在的位置,你们觉得水流有可能会在这个圆圈里循环流吗?”

我们所有人都摇了摇头,因为这里的地势不可能造就出循环水,而且这一路上我们也没看到有引导循环水的设备,所以都觉得不可能。

“你们和我的想法一样,都认为不可能,但是事实上,我们五个小时前从这里出发。”老嫖指了一下圆圈上画的那个点,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接着说道:“我们可是一直顺着水流在走,但是五个小时之后,我们又走回到了这里,而且水流还在朝着一个方向流动,这就证明水流的确是在循环流。”

我们谁都没有说话,老嫖继续说道:“其实水流并不是真正的重点,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因素,比水流更加不可思议。”

“什么?”我问道。

“山谷”老嫖指着幽深的山谷,说道:“我们是跟着水流在走,也是在跟着山谷走,因为水流本身就流动在山谷之内。但是在五个小时的路程里,山谷只有弯路没有岔路,最终又把我们带回到了这里。”

听老嫖说完这点,我脑子嗡的一下,立刻意识到了他要说什么。

上海六一医院在线预约
长治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江苏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西安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厦门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