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恒纪元监守者五百九十四章第一次亲密接触

2020-01-22 06:55: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恒纪元:监守者 五百九十四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听到东方晨这么说,所罗门明显一愣,随即明白了什么,摇头自嘲一笑:“也是,既然连那个村民向导都说妄图窥探法涅姆绿洲秘密的人,都将受到先驱的惩罚,那么这里不是他们的地盘就怪了。

东方团长,没事,我有心理准备。叫上艾达,咱们出发吧!”

东方晨无奈一笑:“呵呵,艾达?她早被净土流亡者捉走啦。

不过我早有准备,用了些手段追踪艾达。刚才之所以没马上救她,还跟阁下聊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在等那帮家伙回到驻地。

嗯,现在他们应该是到了,咱们收拾收拾,去会一会大名鼎鼎的四大家族吧!”

东方晨是什么人?三十多年的风风雨雨早已将他磨练得成熟无比,未曾胜先思败,谋定而后动正是其最鲜明的指挥风格,试问他怎么可能在未知环境单独放艾达一个人出去洗澡呢?

所以派遣一个分魂跟着她是必须的,虽然这样做免不了有非礼之嫌,但是比起同伴的安全,这点小事实在微不足道。

于是,在那个分魂一路留下的信标指引下,东方晨和所罗门开始向密林深处进发。

……

两人开启作战服隐身功能,沿着那条小河逆顺流而下。不多时,小河汇入一条更大的河流,这条河就比较可观了,其宽度和水量居然一点也不逊于长江、尼罗河等世界主要大河。

沿河飞遁了一阵时间,河湾一转,茂密丛林突兀消失,原来是河流又并入一片广袤水域。

起初,东方晨一眼望去,以为刚才的河流汇入了湖泊或是海子,但根据作战服所显示出来的信息来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眼前一望无际的碧波浪涛,依旧只是河流,只不过宽度太过夸张,直达上百千米。到底要怎样的自然环境才能造就出如此夸张的河流?看来,这片异次元空间里的一切,决不能用常理度之。

追踪进行到这里,东方晨有点不明白了。

“他们好像一直在走水路,这些时间居然跑了这么远?难道是鱼不成?

接着追,我倒要看看他们在玩什么花样?”

东方晨和所罗门继续朝着信标前进,不多时,便看到前方出现一条隐隐绰绰的细线,好似水天之间的界限。

等靠近那条“线”之后才发现,整条巨河在此处突然出现落差,形成一道几近三百米高的瀑布带,发出震天轰鸣之声,腾起漫天水雾,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能望见彩虹。天地为之失色、时空为之颤抖。

信标在瀑布下方就停止了移动,看来,艾达和她的绑架者到达目的地了。可这里除了河水瀑布,什么都没有,更没有人工建筑的痕迹。这群家伙会去哪呢?

突然,东方晨脑中一个激灵,将目光移至脚下。

难道?他们,在瀑布里面!

想到就做,两人顶着骇人的水压,狂暴的冲击力,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能冲进瀑布里。就在他们几乎要出手炸平这片水墙之时,头顶水幕处突然缓缓伸出一个巨大黝黑的事物,像是一尊某种造型的雕像。

在雕像伸出一定距离后,瀑布被一分为二,一道高约百米,宽数十米的“水门”出现在了,在“水门”的中间位置,隐约有一个洞穴。

东方晨与所罗门同时撤去隐形伪装,相互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而后肩并肩向那道“水门”里面飞去。因为他们看到洞穴深处有光亮在闪动。

等进入“水门”之后,两人大吃一惊,急忙降落在地,而后全身心戒备起来。

在两人前方不远处,是一大群身影,统统头罩兜帽,身披紫色长袍,浑身上下不露一丝。

就在东方晨愕然的功夫,站在那群奇怪身影最前方的一个,忽而缓缓出列,一手掀起头上兜帽,露出一张满是淡紫色鳞片的人脸,朗声道:“东方团长,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大驾光临,欢迎之至。

我们,终于见面了……”

东方晨首先看到那人的面容,心脏猛然一抽,还以为是遇到了会海神变的同类,可细细想来这种事绝不可能发生,于是将头转向所罗门,小声问道:“这是你们的先驱么?怎么长得像怪物?”

所罗门也被此情此景惊得不知所措,只好结结巴巴回答:“这……这……

我也不知道啊。我出生之时帝国早已消失多年,而且见过的几个先驱都是普通人类相貌,可他……

也许,他们根本就不是先驱!”

鳞片面孔的怪人呵呵发笑:“英雄王所罗门,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好。不错、不错。

你不承认我们没关系,你只需记住,无论到什么时候,你始终都是我们的孩子!”

所罗门闻听此话像是被蛰了一下,猛一抖全身惊叫道:“你到底是谁?”

那人手臂向衣领口一抹,扯开少许,露出胸口一枚金灿灿的物件,声音充满激昂悲怆:“吾,净土流亡者,神仆诺亚!”

“什么?神仆诺亚?”

所罗门脸色惨白,接连后退几步,语气充满惊疑。

“这……这不可能。传闻诺亚乃是雅鲁姆的创立者,是有记录以来的第一位阿罗伊。

可……可那也是十九万年前的事了,你怎么可能活那么久?”

自称诺亚的怪人柔声道:“孩子,那些伪神以为,一块小小的岛屿,就能关住我们吗?就能阻挡我们追求真理的信念吗?

自从得知伟大的女神也来自大海,我就一直虔心侍奉,向女神求教回归大海的方法。

所有伪神之中,也只有女神是真心待我们的了。于是,在女神的帮助下,我学会了怎样在大海中生存。

环境是进化最好的动力,这句话说得真好。呵呵,如今,我们已经向着最有利于生存的方向进化了,所以才变成了让二位吃惊的样子。

唯有潜入深海,才能避开伪神对我们的监守;也只有隐藏于大洋,我们才能放手一搏。

二位,莫非你们以为,地球上第一个凭自身努力成功首次进化的人类,是天枢吗?错了,第一个踏入进化一阶的人类,是在下!

英雄王,这下你对老夫站在你面前,还有疑问么?”

所罗门听完后面如死灰,颓然坐到在地,脑袋直垂到胸口,一动不动了。

东方晨却没表现得怎么吃惊,他看了看所罗门,又仔细打量了一番诺亚,心中略微一转,已然明白了这一切的因果。心中不由得对诺亚,还有这群自称净土流亡者的帝国遗民啧啧称奇,更为他们为自由所做的努力牺牲而暗暗敬佩。

当初监守者一手遮天,监控全球,那个盗版亚特兰蒂斯就更不用说了,压根就是他们无聊弄出来的玩具。可以这样说,生活在那个失落之国的原始人类,别看无忧无虑,但其实他们远比其它地区的人类要悲惨。最起码大西洲之外的原始人类拥有自由、好奇、探索、繁衍、创造的权利。

可即便监守者不可一世到这等程度,地球上也有他们监守不到的禁区,那就是大海!

如果监守者人员齐整,有帝国的后勤支持,他们或许可以做到监守地球每一个角落。可惜,神庙事件后,这一切都成了烟花泡影。没有充足的人手,强力的后勤支援,强行干这件事只会让监守者在极短的时间内消耗一空,于主宰任务毫无益处。试问主宰要一群没用的废物有何用?

所以他们退而求其次,只能用最低的消耗,来监守只占地球表面积30%的陆地。因为地球生物中最具智慧和潜力的物种,几乎都是陆生的。

被大西洲亚特兰蒂斯帝国臣民视作海洋神灵的监守者,偏偏不能监守大海,无法肆无忌惮地窥探海洋深处,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正因为如此,百万年前琦亚布拉达带着东方晨的灵魂逃脱主宰魔爪的第一时间,首选的藏身手段,便是让那枚分魂结合阿斯蒙蒂斯的断臂,重新生成为一种海洋生物,隐于大海。

但让费米拉等监守者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圈养的玩具,会觉醒、会意识到大海才是他们唯一的“净土”。更没想到蝼蚁般的“牲畜”,会放弃“人类的身份与形态”,通过不惜一切代价的手段,弄到水中生存的方法,更用数万年的努力尝试,完全适应了水域环境,重新退化为两栖生命,如海豚鲸鱼一样自由徜徉在无尽深邃的大海。

至此,净土流亡者彻底消失在历史所有的文明轨迹当中,就连监守者对此都毫无办法,更遑论所罗门和他的A3组织?

正因为监守者的监控和压制消失了,所以净土流亡者才得以放开手来做任何事情。没有了身体和心灵上的一切束缚,再加上诸如诺亚之类净土流亡者之中的老油条与监守者打交道那么多年,肯定获知了灵魂进化的秘密,况且他们心中又有着无比强烈执着的求生信念,在如此多的有利元素刺激下,他们不发生进化就见鬼了。

原本所罗门就说过了,阿罗伊全体成员都是心灵力场者,那么彻底打破枷锁的他们,出现几个踏入进化一阶的幸运儿便不足为奇。

想到这里,东方晨释然了,索性不再纠结面前这群人的传奇经历,而是问出一个事关于己的问题:“请问,神仆诺亚先生,您是怎么知道我的?

我们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吧?”

北京德胜门医院
成都市第二中医医院
福州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济南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鄂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