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绝世道祖88第八十八章大权在握

2020-01-22 19:29: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道祖 88.第八十八章 大权在握

先天气境二重内壮,对付后天体境九重通窍,几乎老鹰戏小鸡,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金正友的实力不浅,出手之快还在罗飞的意料之外,王莽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也许是没想杀了王莽,金正友只把王莽打到不能动弹,便已收力,举步踏前时、气势汹汹、不可一世,眉宇间闪烁着的尽是不屑的味道。

三步、两步,来到了罗飞的面前,金正友睨着罗飞似同玩物道:“小子,这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金某手下不留情了。”

他说着,缓缓的抬起了手掌,似乎易如反掌般,把罗飞看成了蝼蚁……

而此时,二人距离近在咫尺,罗飞直接开口骂了句:“傻子,离我这么近,就不怕死无葬身之地吗?”

“什么?”金正友听到罗飞的口气,有那么瞬息间的愣神,而这时,静待许久的罗飞突然间站了起来,不见他的肩膀如何晃动,右肘顺势朝前一递。

轰!

一字冲柱,极限爆发,三震的力道,合达三万八千斤,拳劲如瀚海波澜、一股脑的轰了出去,全中金正友的胸口。

大病初愈,罗飞的虽然无法晋级到先天气境,但是他的实力却在经历了生死之战之后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高。

而这种提高让他的一字冲柱极限爆发更为熟练,就连力道也有着同比的增进。

近在咫尺的距离,对于每一个武者来说都是一种死亡的威胁,偏偏金正友的自负和狂妄让并没有注意到这点,他把罗飞看成了一个病人,一个动动手指都显得十分困难的病人,而这,正是导致他失手的原因。

一声巨响传出之后,明眼人很快见到金正友胸前的衣物明显的抖了三下,随后他贴着地面滑飞了出去,口中崩溅出殷红般的血箭,紧跟着,便是有人瞧见,在金正友心口位置的背部飞快鼓起了三寸来高,仿佛有着一股冲劲顶着他的心脏想要穿透后背射出去。

蓬!哗!

结果,跟众弟子的猜测相差无几,在受到罗飞强大肘劲的摧残之下,金正友的背部狠狠炸开,器脏的碎片和鲜血激溅、喷射,足足持续了数息的时间方才停止,等到金正友撞在墙上停下的时候,他的胸口俨然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

“你……你敢杀我……”

金正友的眼神中充斥着不信、费解、匪夷所思,身子慢慢从墙上滑落,最终坐在了地上,断了人生中最后一口生气。

刺鼻的血腥味逐渐将内堂充斥了起来,所有人都能嗅到来自金堂主体内鲜血气味,那种气味让几个弟子忍不住当众呕吐……

“堂主死了……”众人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脸上还有病态苍白之色的毛头小子,忍不住肝胆俱裂的打起了寒战。

这是多么可怕的家伙啊,连金堂主都不是他一招之敌,该死的,先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小子有这种可怕的身手。

完蛋了,刚刚好像得罪他了,金堂主死了,我们的小命也不保了。

内堂短暂的沉寂之后,一个个分堂弟子吓的双脚发软。

年纪只有十六的毛头小子,杀人不眨眼,老天,怎么会有这种人?

怪不得宗门派他当副堂主,果然够狠啊。

几个还算明智的弟子见状,哪有心情理会金正友的尸体,扑嗵、扑嗵的跪了一地,开始嗑头求饶。

“罗副堂主饶命……”

“罗副堂主,小的有眼不识泰山,罪该万死啊。”

“罗副堂主,小的口无遮拦,现在就掌嘴……”

噼……啪……

不大一会儿内堂中的弟子们悉数跪下,嗑头的嗑头、掌嘴的掌嘴,根本不用罗飞废话。

罗飞目光冰冷的环视全场,脸色更加苍白了。

他的伤势并没有完全痊愈,刚刚出招的时候用上了全力,导致体内的几股气流又开始乱窜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显然没有第一次的时候严重,并且罗飞惊奇的发现,好像自己的经脉经络比以前强韧了许多。

罗飞没有理会自惩自罚的分堂弟子,细细感受一番,果然,是自己的经脉变的强韧了。

“是回天神珠。太神奇了,经过上一次的调养,回天神珠让经脉变得的更加坚韧,居然可以承受真气的流窜和伤害,并且那些真气似乎如果不能破坏经脉,还可以存留下来,慢慢被血脉吸收,真的太神奇了。”

罗飞一边惊喜连连,另一边差点忘记了面前还有一群墙头草,听着嗑头和掌嘴的声音越来越频繁,罗飞连忙收起心思,冷声哼道:“都停了。”

他的话如今就跟圣旨一样,没人敢不听,十几个分堂弟子满脸桃花开,就跟撞了南墙似的到处是血,可还是毕恭毕敬的跪在地上,等候着罗飞的发落。

这个时候,王莽已经站了起来,幸亏这个大个子体格不错,没受什么重伤,站在了他的身后。

罗飞看着十几分堂弟子,一言不发的走上了堂主宝座,凛然下令道:“都给我听着,从今天开始,在桐山郡分堂内,只有罗堂主,没有金堂主,你们不是说,这里的规矩是强者制订的吗?现在规矩就由我来制订,你们谁不服,可以站出来,有没有……”

众弟子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心说,谁敢有?活拧歪了?

罗飞等了一会儿,道:“好,既然没有,你们就给我好好听着,第一,一会儿找人把金堂主的尸体埋了,除了今日内堂中的人以外,如果再有多一个人知道,你们这些人,都下去给金堂主陪葬。”

众人打了个寒战,连称不敢。

“第二,以往是谁辅助金正友处理政务,一会儿留下,其它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另外找两个人把分堂的住处挑选出来,给本堂主和王莽居住,还有,以后我不在的时候,王莽的话就代表我,你们可记下了?”

众人哪敢说“没”,顿时点头哈腰,很快,十几个人走了七七八八,最后就剩两个精明能干的留了下来。

这两个人一个叫马九,一个叫孔生,都是从内门中挑选出来、并且确定不会再有前途的弟子,委派到桐山郡帮助金正友的人,两个人年纪一个三十出头、一个二十有八,都已经不小了。

金正友的尸体已经被人抬了下去,罗飞坐在椅子上沉吟了片刻,问道:“马九、孔生,本堂主现在杀了金正友,以你们对青州门的了解,如何处置这件事才叫妥当,说说吧。”

这二人是有名的智囊,算是典型的奸诈之徒,一听罗飞问起,就能知道主子的想法是什么。

马九连忙献策道:“回堂主,金正友不自量力,谋害堂主在先,后被堂主击杀,堂主属于正当防卫,即使如实汇报上去也无过错,不过根据本门的门规,倘若分堂堂主身故,副堂主又没有三重元罡的修为,门内则会派新的内门弟子过来接掌,要我说,先把消息封锁起来,等到堂主修得元罡之境,再随便给金正友安插个叛门一类的罪责,此事便可了结了。”

孔生也说道:“堂主,马九说的不错,金正友在分堂并无家室,他死不死的,没有人会关心,不过在桐山郡内,还有很多势力盘踞,以往跟分堂都有交涉,眼下不宜将金正友死去的消息外传,等到堂主逐渐接掌了分堂的事务,再作谋划不迟。”

二人的想法正中罗飞的下怀,其实他开始警告众弟子的原因也是因为自己立足不稳,而且现在并没有完全接掌分堂的实力,倘若早早暴露,肯定会引起青州门的不满,这与他的计划完全背悖。

罗飞看了看二人,赞许道:“你们的脑子还算灵光,既然如此,就按你们说的办吧,如果桐山郡内的势力打探消息,你们就说金正友因为练功出差,走火入魔,正闭关疗伤,至于时间,越模糊越好。”

他说完,站起来拍了拍二人的肩膀,高高在上道:“你们如果尽力辅佐本堂主,本堂主不会亏待你们,以往金正友给你们什么好处,在本堂主这一律翻倍。”

二人一定,满心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当即表衷心道:“请堂主放心,马九(孔生)当为堂主肝脑涂地。”

罗飞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道:“现在你们出去向那些弟子叮嘱一番,给我监督他们,倘若有乱嚼舌头的,你们知道怎么做了。”

二人眼中闪过恐惧之色,心道这个新堂主年纪不大,手段真狠啊,一来这就把握了大权,这个人,比金正友更不好对付。

二人唯唯诺诺的的点头称是。

罗飞又道:“给你们三天时间,去起草一份有关桐山郡的一切案文,包括本地的势力、分堂政务细节、人员配置、宝库清单、日常杂务……等等,我要知道有关桐山郡的一切……”

“是……”

马九和孔生闻言称是,赶紧下去做准备一切去了。

等到二人离开,罗飞才懊恼的看了看王莽,训斥道:“雪老让你跟着我是保护我,你要是先死了,我怎么办?”

王莽死板的低着头,脸上有着愧疚的表情,对于罗飞的训斥,他暂时还不能接受,不过刚刚的确是因为能力不及,所以才出了漏子,他也没话说。

罗飞见王莽不说话,也是很无语,这人是对自己忠心,很听雪老的话,可就是脾气太臭、太硬,看来以后得慢慢调教了。

也不管王莽怎么想,罗飞郑重其事的喝道:“你回去给我先把伤养好,回去好好想想,想明白了再来找我。”

海城市正骨医院
科右前旗人民医院怎么样
吉林哪家医院看牛皮癣疗效好
清远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江门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