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九百三十八话 俘虏状态

2019-12-04 05:51: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九百三十八话 俘虏状态

虽然心里想着不可能,但是还是发生了,说是借一步说话,然而躺倒在地的侯存欣根本不可能自己爬起来。于是暂时控制全场的维吉尔一拨人就淡定地看着他们的老大行动起来,维吉尔真的是一点都不在乎尴尬,走到侯存欣身边蹲下,一二的默数一声用一种极其尴尬的公主抱将侯存欣抬了起来。

“那个???我说,不能让你两个手下过来搭把手???”侯存欣看看四周人异样的眼神,心里疙瘩的说不出来的不安。

“闭嘴老实点,靠的足够近我才能说清楚。我说你们,是否决定放弃这里对我投降呢?”维吉尔抖了抖侯存欣,带着他走近kisses撞出来的墙壁漏d,看了一次就立刻钻了进去。过了几分钟,老老实实地放下侯存欣靠着墙壁,这个姿势姑且算作是舒服。

维吉尔放下负担,索性一个人玩起了被破坏教室的窗花,这个地方现在被他们的人包围大概不管发生什么,情报都无法被另外两所学校的人察觉吧,主要是这该死的结界让他们没有一点反抗的机会。手指灵巧拨弄着窗花,维吉尔轻松愉悦地问道:“给你这几分钟的思考,是否终于理清楚状态了吧,不让你理清形势这对于谈判毫无作用。”

对于他所说的话,侯存欣点点头的说道:“其一是我们引以为傲的结界不堪一击被你们利用,此刻这种反假面结界会吸收完我们身上全部的力量,其二是这结界的存在同时会带给外界假象,就正如发生这么大窟窿的破坏,宿舍楼的学生不会醒过来一样,外界的人更加发现不了我们的变化,因而我们想要向两所学院求助就难上加难。当然还有第三点,你不惜做到这个程度,想必是有与我方谈归顺投降的筹码吧。”

憋了几秒钟,维吉尔还是忍不住大笑出来。这不是那种对于无知的嘲笑,而是心情愉快的释放。面对维吉尔这样的聪明人,侯存欣识时务的言辞省下了不少功夫,同时侯存欣能够把形势分析的如此透彻。这份才能确实不愧于维吉尔的期望。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好比如你冲进证券交易所后发现股票大盘的形式变得和昨晚美梦中的一样,正常人类哪有不笑的道理。

维吉尔点点头,想着继续说下去,然而侯存欣紧接着就说出来:“但是???请容许我拒绝。”坚定的眼神。利落的口音,这少年的话没有丝毫的回转余地,也不打算给维吉尔下台的机会。此时此刻谁是主位谁是次位还不得而知呢,不过侯存欣不低头的这个态度是明确的。

“哦呀哦呀,这个是怎么回事啊,这个呢,诶~~~~”维吉尔左右看了看

,接着他的眼神中闪现出一丝凶恶的杀意,那是从眼珠向着眼白外侧扩散的细微变化。但是对视之中侯存欣还是发现了。对方的意图几乎在同时付诸实践,抬起手刀直着就把指甲c向侯存欣的上身。

想动但是身体不给这个机会,类似神经性的麻痹要素贯彻到全身,侯存欣几乎是直直地接收到了对方的制裁。直刺的手指像是一把尖刀,c进侯存欣的腹部溢出了大量的血花,渗透而出的鲜血泛着热量,带给维吉尔兴奋的情绪感应。

“咔哈~~~啊~~~~”被解除假面化的状态下白白打了一击,疼痛和不舒适的感觉立刻从神经传向大脑,侯存欣忍住没能发出最大嗓音的叫喊。这个死灵法师真的是疯了,几乎是没有正面交流的可能性。大约他的部下也不会很轻松的待在他的身边效力。被c了一下还不够,血淋淋的手掌拖出来又揪住了侯存欣的脑袋,维吉尔似乎遭遇了什么不然不会那么紧张想要谈判。

“你到底在怕什么,维吉尔。老实说最初我还是觉得可以好好谈谈的。你想想看啊毕竟你曾经是扎克先生的师兄的样子嘛,这样的话???”被揪住头发的侯存欣有些难受,咬着牙忍受单方面的虐待继续说道:“但是现在我发现现在你并非单方面在凌虐我,你的举动让我找到了筹码,因此我们所有人就算是死???”

重击,拳头的威力超出原本。正面的一拳打在侯存欣的鼻梁上,大脑的状态姑且还好,但是鼻子不争气的流出了鼻血,看来自己说的话并不中听,这倒反而激起了侯存欣的反抗热情。一想到此刻维吉尔因为某些事情变得被动,一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让敌人不快,叫人如何能罢手。

再迟疑的时候又是一拳左勾打中侯存欣的脸颊,避开太阳x的要害,出手虽然迅猛但是力道并不如第一下,维吉尔实在是有拷问人员的执照,也许放着不管他终究可以上岗执行。狂揍侯存欣虽然很爽,当然对于法师来说过分的体术攻击实在是太过了,眯着眼睛的侯存欣看清楚维吉尔拳头的前端出现了红肿,果然天生就是法师的命,拷问的形式有了天赋还是不够的。

似乎另一拳又要打来,侯存欣咬紧牙关打算硬吃下这一击,但是维吉尔一伸手开始掐住侯存欣的脖子,这个家伙不是口口声声要义和的么,果然从一开始只是策略的一部分而已。

待在外面的空地月久和林爱丽被胡乱地丢在了陈静的位置上,三个女生同样没有半点力气抵抗,暂时这个简单看管就是一个牢笼,虽然没有束缚但是四周围站满了暗影恶魔,活尸和堕落的人类,想要脱离根本毫无办法。月久撞了一下爱丽,但是后者没有发现,毕竟就算发现也只是被叮嘱不要轻举妄动吧。主要是她们这边陈静的情绪不够稳定,之前被维吉尔那样嘲讽,巨大的颓败感倾巢而来,一下子压垮了信心十足的少女。

一个低着头不说话,一个则很不安分,爱丽虽然发觉月久靠着自己再用手指撞自己,但是还是没搭理她,只是说了些安慰和鼓励的话。就在她们泄气不已的时候侯存欣低沉的压抑的惨叫传了出来,貌似在那个坏掉的教室正被整顿的很惨,不自觉燃刃想到下一个会是谁。

“报告沫玮大人,这???”吞吞吐吐的堕落人类找到了沫玮,但是他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快放!!!”沫玮心情不太好的把手摁在刀柄上,这举动吓得那个小卒立刻哆嗦起来。

“那边那个被踢飞的臭丫头不见了。”他指了指破d的位置,那摊废墟黑乎乎的。未完待续。

常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贵州有名的癫痫病医院
辽宁男科医院
安徽省肿瘤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