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摘星大陆 第二百一十二章 笔落惊风雨

2020-01-13 20:30: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星大陆 第二百一十二章 笔落惊风雨

连晨自信的低语声音非常小,只有坐在他身边的梁月儿听清了,少女胡乱地梳理着自己那被少年手指拨弄的凌乱不堪的长发,望着少年那自信满满的侧脸,如水的眼中流露出了疑惑。∷,

“在书法层面上面对唐城,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要知道,一些帝国闻名的书法宗师在看了唐城的书帖之后都自愧弗如!”

梁月儿的眼睛瞪了起来,很认真地看着连晨那并不常见的自信面容,语气非常严肃。

不过此时的连晨可没有一diǎn听从劝解的心思,微微一笑,从容而淡定,自信的雍容丝毫没有消退。

“那又如何?!”

连晨没有见过唐城的书法,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输,跟随连老的十年时间,他除了红尘炼心、体会人间冷暖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学到,唯独偏偏从连老手中学来了一手好字,并以此养活了两人多年。所以当唐城将挑衅递到面前的时候,少年几乎没有犹豫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想到在天机阁被拍出天价的连老手书,连晨的眼睛眯了起来,那双平静的眸子忽然颤抖了起来,有一种久违的情绪重新浮现,那种情绪似乎叫做激动。

短暂的交谈与停歇之间,殿外的侍从便拿来了毛笔与宣纸,摊平在一张平整的桌面上,仿佛一地白雪。

唐城踱步到铺满白纸的桌前,脸上的笑容稍稍收敛,变的若有若无起来,抬头望向连晨所坐的方向,手指屈伸。

“请吧?连晨兄?”

听到这一声略带急迫和兴奋的邀请,望着唐城略显猩红的瞳孔,连晨振袖而起,将面前杯中的青果汁荡起一片涟漪,几滴飞溅的果汁将殿中的灯光折射出缤纷无比的色彩。

连晨回头给了梁月儿一个“一切放心”的眼神,坦然而平静地从座位之间穿过,来到了唐城面前,嘴角扬起一个弧度,向着唐城拱了拱手。

“唐兄相邀,自然应从,不过总应当拟一个固定题目誊写,不然小弟才疏学浅,还真不知道写diǎn什么。”

“呵呵!”

看着连晨从梁月儿的身旁走来,近距离地望着连晨那张平静那脸,唐城心底的愤怒与酸意莫名其妙被引爆,让他的双眼更加血红,密布的血丝从瞳孔中心绽放,如同玻璃破碎的裂痕、又像密密麻麻的蜘蛛,蔓延了整双眸子。

“无所谓,反正写什么都是一样的。”

唐城轻轻舔了舔嘴唇,用尽心神将眼底的杀意压回心底,不够表情却越来越残忍了一些。

他已经想明白了,为什么见到连晨会有如此强烈的杀意,梁月儿的倾心当然是很主要的原因,但实际上他最不能容忍的还是少年那一幅平静而风轻云淡的表情,仿佛什么事情都尽在掌握、所有事情都不值得他动心一般。

“你为什么能这么平静?你凭什么这么平静?我的未婚妻选择离开我来到你身边,难道你不应该感到万分荣幸?难道你见到我不应该惶恐万分?我倒要看看,等到你颜面扫地的时候,还能不能继续保持这幅平静?!”

唐城心底的恶意升腾了起来,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缥缈、越来越虚假,直到最终淡若无物,一股甜腥的肃杀和寒冷开始从他体内溢出,向着四周蔓延。

“写什么便由你来定吧,可以是一首诗,可以是一句话,也可以是随意一片词赋,我都无所谓。”

唐城向着轻轻diǎn了diǎn头,他要让连晨输的彻底,所以无论是题目或者立意他都不会插手,以此张显两人之间的真正差距。

被唐城又将包袱丢了过来,连晨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向着主座的方向迈了两步,冲着明暗亲王拱手、低头、折腰,礼仪标准的无可挑剔。

“还请亲王殿下赐题。”

明暗亲王看起来一直保持着半昏睡状态,但实际上对殿中的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此时连晨躬身行礼,他也就顺势缓缓睁开了那双紫意盎然、古井不波的眼睛。

“哦?”明暗亲王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你们既然不久之后要登临摘星楼,那便写一首摘星吧。”

“好!”

连晨和唐城同时应下,对视了一眼,脸上同时浮现出一丝笑意,走到各自的桌案之前,开始研墨。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秦关摇了摇头,随口背出了明暗亲王选这首诗,其实这首诗大部分人都耳熟能详,朗朗上口。

这首诗的作者其实并不是人类,它是数百年之前那名魔族鬼才偃淬登临摘星楼dǐng之后有感而发,被魔族记录了下来,在魔域之中广为流传,而后不知如何又被翻译成人类通用语,流落进了人类境内,便一直传颂了下来。

人魔虽然两立,战火不断纷争不止,但对于彼此的强者还是有着基本的尊重,尤其是那名已经半只脚踏入摘星境,极度接近神灵的偃淬,人类中还是有很多崇拜他的。

更何况,诗歌文学这种东西,向来不分国界,所以明暗亲王选这一首诗,殿中倒也没有人提出任何异议。

“偃淬啊……”

莫邪咋舌,指尖轻叩桌面,眼神之中涌现出前所未有的狂热。在这个世界上他最崇敬的有两个“人”,一位是他的师尊,也就是当代的天山剑主,前代龙帝陨落、前任光明殿主不知所踪之后,天山剑主已经是人类境内公认的最强者,无论是现任的龙帝还是光明殿主,都比天山剑主低了一辈,境界也逊色了几分。

至于莫邪崇拜的另一“人”,便是魔族偃淬,那位在几百年前惊鸿一瞥便如流星一般陨落在星阵之中的魔族绝世鬼才,在任何方面都已经做到了绝对的完美,那一方斩碎虚空的魔剑,令当时人类三名圣阶强者联手都毫无抵抗之力!而且,万年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真正的摘星境强者,所以偃淬的半步摘星境界,已经是有史记载的最强修行境界了!

“人不错,诗也不错。不过可惜,这么绚丽的一首诗竟然要被连晨写出来,真是玷污了那位偃淬的诗句。”

叹了口气,莫邪眼中充满了不屑与嘲讽,在他心中,就连唐城都远远不够资格誊抄那人的作品,更别説在他看来远不如唐城的连晨了。

“听説前代的光明殿主极善书法?若是能拿到那位存在撰写摘星的手迹,不管让我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啊!”

莫邪摇了摇头,叹息了两声,虽然他的境界和地位已经处在帝国的高层,但与dǐng层的那些人物还是云泥之别,如光明殿主这种层次的角色,他还要仰望很多年。

遗憾的停止了思考,莫邪的目光落回了夜辰殿的中央部分,那两张方案之上,虽説连晨与唐城比试的结局没什么意思,但总归也是个乐子,能得以消遣也不错。

画面重新回到殿中央的连晨与唐城身上,此时殿中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已经落在这两人的身上,众人都听説过唐城的诗名,对于那名神态庄重严肃的妖冶少年充满了期待,而连晨则一直不显山不露水,所以不知不觉间便已经沦为了陪衬。

铺纸研墨,对于两位少年都不是什么难事,只用了片刻都已做好。而做完这些准备活动之后,无论是连晨还是唐城都没有立即动笔,同时停了下来,平心静气地闭目调息。

大殿之中的气氛就随着这两人的闭目而缓缓平静了下来,不过在这平静之中隐藏着一股暗涌的紧张,书法讲求一气呵成,所以殿中的人都清楚,在这二人睁开双眼,提笔落字之时,便是胜负将分之时。

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两人凝神的时间竟然如此漫长,不知不觉间,半个时辰已过,殿中观众已经从兴致盎然等到了无精打采,可是那两人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就在这些参加摘星宴的青年们哈欠连连的时候,忽然之间,连晨和唐城同时睁开了双眼,两支狼毫毛笔在空中飞了起来,带起一道道如龙的墨迹!

夜辰殿中,一瞬间风起云涌!

(ps:文中的诗是李白的夜宿山寺,今天在公司立项,没时间写,拖得有些晚,实在抱歉……)

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颍上县人民医院
治疗癫痫病新方法
汕头妇科专科医院
昆明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一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