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劫修传 383.第374章 却是终身误

2020-01-16 17:27: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劫修传 383.第374章 却是终身误

见原承天忽然消失,阴老魔微皱眉头,心中吃惊不小,他原没将原承天放在眼中,否则自有手段将原承天困住,如今棋失一招,悔之晚矣。

便在这时,一名骑虎修士自天而降,抚掌笑道:”阴老魔,想不到你也有今日,区区一名真修,却将你玩弄于股掌之间,看你羞也不羞。“

阴老魔闻言并不恼怒,反而笑道:”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你也不必急着取笑我,何况便是你亲自动手,也未必就好到哪里去,此人不过是有稀奇功法在身罢了,他日相逢,绝不可能再让他逃了。“

骑虎修士点头道:”你这句话说来倒也不错,就算是我出手,也未必就强过于你,此子虽是真修境界,可着实难缠,秦公等人正欲布置九星大阵,以擒获此人,阴老魔不如也来凑个热闹。“

阴老魔奇道:”九星大阵?这般惊师动众却是何故?此子手段我已尽知了,也不过如此而已,但凡不让老夫遇到就罢了,一旦遇上,怎会让他再次逃走。“

骑虎修士暗暗摇头,他与阴老魔相交百年,自是清楚此人性高气傲,又向来喜欢独来独往,不肯与人联手对敌的,却也强逼他不得。于是道:”老魔若能独自擒获此人,自是最好,且让在下助你一臂之力,瞧瞧此子去了何处?“

说罢袖出一只细眉黑羽赤喙的小鸟来,骑虎修士向原承天刚才立身之处一指,此雀便绕着那块所在飞了数圈,忽的振翅而起,扶摇而上,眨眼间就消失在空中。

阴老魔瞧着这只黑羽赤喙的灵雀,神情甚是艳羡,道:”玄虎兄,老夫平生未曾求人,今日就求你一次,无论你开出什么条件,老夫都不会皱一皱眉头,你便将此雀让给我如何?“

骑虎修士将脑袋摇得像个波浪鼓一般,连声道:”不可,不可,这只观云雀便如同我的性命一般,难不成我的性命也可让给你不成?譬如说我想要你的银傀,你意下如何?“

阴老魔听到”银傀“二字,就像被挖了心肝一般,急声道:”自是不可。“

骑虎修士笑道:”这就是了,那银傀是你的宝贝,这观云雀自也是我的性命,你盘桓九级玄修之境已近百年,至今未能冲玄,便是因为贪心过甚了。“言罢哈哈大笑。

阴老魔也不由大笑道:”嘿嘿,你又比我强到哪里去,你入此九级玄修之境还比我早了三年,却来说我。“

二人正自闲谈,骑虎修士眉峰一攒,道:”我的雀儿已寻到那人了,且让我借这观云雀的双目,瞧瞧此人去了何处?“

他凝神瞧向空中,一双眼睛大放金光,直射向极高处去,同时双手掐诀,在身前划了数下,身前就出现一面虚镜来。

只是此刻虚镜之中并无人迹,而是一片茫茫天空,镜中景色变幻不定,一时白云摭目,一时云过天青,一时如在山林,一时又掠水而行,凝神瞧着镜中景物变化,便觉此身化成了一只小鸟,在空中穿云破雾一般。

阴老魔知道骑虎修士的观云雀能观三千里,实是世上罕见灵禽,且此雀善察灵息,只需循着一点点修士留在空中的淡淡灵息,就可循踪而去,实是追踪对手的绝佳之物。

忽然镜中出现一个黑点,却又瞬间消失不见,骑虎修士也不着急,过了片刻,镜中再次出现黑点,却又比刚才大了许多,而细细瞧去,果然就是原承天了。

阴老魔赞道:”观云雀果真了得,这么快就寻到此人了,只是此人现在何处?离这里有多远?“

骑虎修士道:”瞧镜中景物,此人应该是到了六阴山附近了,离此处或有三千里。“

阴老魔叫道:”岂有此理,此人何德何能,竟能瞬间就去了三千里,就是你那观云雀,也不过是借着一对神目,才能瞧出去三千里罢了,他那只嘶风吼固是好遁速,却也不可能这般快。“

骑虎修士沉吟道:”此人的确是在六阴山附近,再也不会错的,看来此人必有神奇功法,或有无上法宝,能在瞬间到达三千里之遥。“

阴老魔道:”刚才此人消失之际,老夫并不曾感受到有法宝气息,想来也不应该是缩地鞭之类的法宝,看来此人应是修行了什么逃生保命的神奇法术,嘿嘿,正可谓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居然连你我二人,也有不知道的法术。“

骑虎修士道:”此人着实难缠,老魔下次若是撞见他,务必要小心了,此人修为实是深不可测。只是此人这一次被老魔惊吓,怕是要就此远遁了,就算凑齐人手,那九星大阵也是白设了。“

阴老魔虽听骑虎修士再三提醒,不可小瞧了原承天,可阴老魔向来自负,怎肯便信,何况刚才他亲身领教过原承天的手段,也不过如此罢了,想来一名真修之士在玄修面前,必定是竭尽全力,以免身遭不测,阴老魔又怎会想到原承天竟会藏拙?是以阴老魔对骑虎修士之言实是不以为然。

阴老魔道:”此人既然修行过这等神奇心法,自然不可小视,他此刻既已远遁,已是追他不上了,便是追上,老夫不知他所修心法,也破他不得,那就不必急于一时了。只要他还留在天一大陆,总有遇见他的那一日,说不定下个月的伽兰盛会,就会遇到他了。“

骑虎修士道:”那伽兰盛会百年方才举办一次,天一大陆任何修士都是不肯错过的,此人说不定也会前去,不过此次伽兰盛会,我劝道友还是不必去了。“

阴老魔奇道:”这是为何?“

骑虎修士叹道:”那天一宗与千宗盟之争已是愈演愈烈了,伽兰之会,只怕是危机四伏,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我何不明哲保身,远离此会?“

阴老魔笑道:”玄虎兄,你当年的豪气,却到哪里去了,这门宗之间的战事,老夫可瞧得多了,要知道仙修界越是大乱,我等才越有机会混水摸鱼,此次宗盟之争,千年难遇,到那时连幻域中的那些仙修之士也必会被惊动,却不知会有多少天材地宝现身,若是错过此会,岂不是终身之憾?“

骑虎修士深知阴老魔之性,却是劝说不得,此刻只有摇头不已,叹道:”老魔既要与会,在下也阻你不得,便是在下,也因敝宗与天一宗订立了藩宗之盟,到时身不由已,也只好去走一遭了。“

阴老魔笑道:”既是赴会,总要做些准备,老夫先行一步,就等着在伽兰之会上重逢了。“说罢将拂尘祭出,纵身踏了上去,如飞而去。

骑虎修士此刻收回目中金光,口中念动真言,过了片刻,观云雀复转回来,骑虎修士收了观云雀,叹道:”老祖此次与天一宗订立藩宗之盟,却也不知是福是祸,只是天一大陆清静百年之后,终是要迎来一场大乱了。“

此时三千里外的原承天已经慢下遁速,连白斗也回去金塔静休,要知道阴老魔纵是神通惊天,也不可能追到他了,原承天仗此绝技,便是这天一大陆危机四伏,也可从容进退了。是以他此刻想来,不免有些得意,然而想到周方晴竟也与对手联手,反过来对付他,则不免心中郁郁了。

然而可气的是,猎风明知他心中烦恼,却迟迟不出金塔与他说话,没奈何,他只得唤了一声,猎风才笑嘻嘻的掠了出来。

原承天道:”你却笑什么?“

猎风笑道:”主人昔日便是闻阴老魔之名,也早就吓得躲得远远,此次非但不再惧他,反倒暗设伏笔,以为他日之谋,主人修为至此,猎风自然替主人欢喜。“

原承天却知猎风脸上笑意非只为此,笑骂道:”你何必欺我,你之笑我,不过是因周方晴之故罢了,你们女子的心思,委实难解的紧。“

猎风叹道:”主人虽是玄承无双,智谋过人,可对女子的心思,的确是束手无策了,那周方晴此刻对主人有怨,自是理所当然,而猎风观其心意,也并非主人所想的那般。“

原承天奇道:”周方晴怨我,固是当然,可她的心意,为何并非如我想的那般?我的想法,却是如何?你倒是说来听听?“

猎风道:”猎风就与主人细细分辩此事罢。主人想来,凡人的寿命不过百岁,可真正活到百岁者却无几人,俗语云七十者稀,其实普通人的寿限,也不过五六十年罢了。“

原承天点头道:”的确如此,我等仙修之士,正是因为生命短促,这才不辞艰苦,修那长生之道。“

猎风道:”可就算是五六十年岁月,真正算起来却是无多,那童年无知岁月,要去了十余年,及至暮年,行动不便,百病缠身,也不过拖延岁月罢了,便是活着,也无甚乐趣,如此算来,人生在世,真正活得有趣的年岁,也不过二三十年罢了。“

原承天倒是第一次听此说话,道:”听起来,你倒像是在为周方晴辩解一般。“

猎风笑道:”猎风的心思,终归瞒不过主人。主人静听猎风一言就是。普通凡人,也就二三十年的日子过得有趣些,而凡世的女子,却是更苦,她们一生中的如花之龄,也不过区区十年罢了。偏偏就是在这十年之中,有一位女子,却为了一个人随口的约定,信以为真,苦苦等候十年,如花美眷,就此付于流水。“

原承天听到此处,不免叹道:”却是我误了方晴。“

猎风道:”可不就是误了吗?“说到这里,猎风一声叹息,其中的凄婉之情,不知是为周方晴而生,还是为已而发。

曲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华北石油廊坊矿区第一医院预约挂号
银川癫痫病医院最好的医院
梅州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银川哪家妇科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