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神虚灵诀 第五章铜片

2020-01-17 00:47: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虚灵诀 第五章铜片

“诶,大叔这狍子旁这个是什么啊。”姜辰有些纳闷的问道,其实是为了旁敲侧击。

一脸倦容的中年商贩,抬首看了看姜辰,有些不耐,但看着面前身着月白色锦衣,腰别玉佩,衣冠楚楚的少年,总觉着不平凡。

“你说的是这个嘛。”商贩从鲜血淋漓的狍子旁,拿起孩童拳头大小的铜片,布满着青色的铜锈,看着也是年代久远的物件,不知道是什么兵器的碎片。

其上面繁复玄奥的纹路,发着寒光,隐隐间透着些许让人要悟道的欲望,一会儿又有汗毛高竖的冷意,仿佛置身于汪洋血海之中。慢慢,姜辰的双眸盯着有些刺痛,布满血丝,顿时疲惫。

“这狍子我买了,多少灵石。”姜辰假装不在意其旁,神秘的铜片说道,一旁猎户听着有些高兴,顿时精神起来。

中年猎户以打猎为生,不是修炼之人,自然看不出这铜片与众不同的地方。从面容上看,猎户也摆摊很久了,狍子也卖不出去,这会儿有人买了,当然高兴了。“算你三十块下品灵石好了,小哥,虽然有点贵,但看你对这铜片那么感兴趣,一并送你好了。”猎户意有所指,笑容满面,推了推面前的狍子。三十块下品灵石够猎户一家吃一个月的了,毕竟灵石不好赚。

“额……好吧”姜辰有些为难,毕竟今天真的是花了近百灵石,自己攒了三个月的老本。

不过,这铜片有些门道,得拿回去研究研究。说罢,姜辰扔了一个锦囊过去,里面不多不少装着三十块灵石,猎户接过去,示意姜辰可以拿走狍子和铜片了。

……半个时辰后,姜府大门,姜辰让护卫有些诧异了,这肩膀上扛了只肥狍子,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引的一旁的姜雪儿一脸嫌弃。

“少爷,您这?哪出啊。”高大健壮,身着黑铁甲,腰提弯刀的护卫问道。

“扛下去,到厨房里头,今晚给府上的人加荤,换换口味。”姜辰随便找个借口打发打发。

“哥,我累了,回房休息了。”姜雪儿向着不远处月白色衣衫的少年说道。

一股香气飘过,姜辰松了一口气,呼,逛街真不容易,不过,摸了摸衣袖里略微冰冷的铜片,抿嘴笑了。

“修炼了,回房咯。”姜辰自语着。

……

略显朴素的房中,没有什么贵重的古董,什么的,一张梨木桌,几张木椅,不远处的木床上,姜辰打坐了约摸半个时辰,调整好紊乱的气息,小心翼翼从怀里取出一瓶丹药,倒出一粒圆滚滚,褐色的丹药,放入嘴中,服下。

褐色的丹药,便是筑基丹,主要功效便是用温和的药力滋养奇经八脉,提升经脉的坚韧度,从而容纳更多的灵力流动,更好的发挥实力。

姜辰服下丹药后,顿时感觉浑身暖洋洋的,感觉有一股药力憋在丹田处。药力发作了,这时候要引导药力在周身经脉循环,使得经脉更好的吸收,达到温养经脉的效果。一遍,两遍,三遍……姜辰不断的做着大周天循环,慢慢的闭上双眼,运用内视灵技,用灵觉看着药力慢慢吸收完毕。

两个时辰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姜辰停止了修炼,话说饭要一口口吃,修炼注重循序渐进,急不得。

“哇,好饿了,我去尝尝今天的狍子肉味道如何。”姜辰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向姜家大厅走去。

“辰儿过来吃饭了,肉可好吃了。”父亲姜海面带疼爱的对姜辰说道,招手让姜辰过饭桌上坐。

“妹妹呢?怎么不见她啊。”姜辰有些纳闷,平时最爱搞怪的姜雪儿竟然不在,不免有些奇怪。

“她吃饱了,我在等你练完功,咱爷俩喝喝酒,聊聊。”面前的这个中年人,跟姜辰有几分相似。

方正的脸庞,剑锋似的眉毛,不过眸子里透着更多的沧桑,下巴留着胡渣,些许的皱纹,姜海,父亲,也是姜家家主。

“辰儿,许久没见了,来试试拳脚,看有没有长进。”刚刚还和颜悦色,现在呼的就是一拳过来。姜辰早已习惯,侧头躲过父亲的一拳,一个后跳,几步退出到大厅外,古铜色的手臂,肌肉鼓起,和深不可测的筑灵境高手,可不得有一丝松懈。姜海负手而立,踩着不紧不慢的步法,到了姜辰面前,嘴唇闭合了下。

“来,你攻我守,使出全力。”父亲呵斥道,不锤炼战斗对决的经验,以后出去比试难免会吃亏。

姜辰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男人,一身紫金衣衫,头戴金冠,充满着威严,却是自己一直想超越的男人,筑灵境高手。

“暴步,喝!”一个黑色的身影快速冲向姜海,忽左忽右,让人捉摸不定,还伴随着一阵阵暴响,石板炸开的声音,姜辰已用上了十成功力,姜海无动于衷,看着越来越近的黑影……

“八寸拳!”姜辰运用暴步的冲劲,和蓄力,最大程度的打出最强劲的力量。

只见,古铜色的手臂青筋暴起,带着七千斤的气力,一拳接着一拳轰上面前的这个负手而立的男人。

八寸拳,顾名思义,八寸,一寸比一寸的力量增加,练至大成,可打出十万斤的力量,但这得悟透八寸拳的意,才能行如流水般的发挥最强力量。

砰砰砰!

姜海伸出一只手臂,看似随意却让人感觉有着独特规律的,不紧不慢的挡下了姜辰所有的拳法。姜海身前已是梨花带雨,八寸拳夹杂的强大的气力,压迫着地上墨石铺成的砖块,果然经不住巨大的压力,裂开成一块块形状不规则的碎石,飞散而出。姜海没有动用境界拥有的灵力,单纯的气力形成一股无形的气墙,挡下乱飞的墨石块。而身后的竹林受到顾及,碎石击打着竹林,漫天的竹叶纷飞,枯的竹叶,绿的竹叶渐渐落下,其身形还是丝毫不动。

姜辰刚才一连串的攻击,炼形境圆满的武者都不一定能接的下。

“呼,呼,呼”姜辰大口喘着气,喘息声大的过分,方圆数米外都能清晰听见,大厅外,一片狼藉,竹叶碎石遍地。

“休息下,待会吃饭,今天的狍子肉不错。”姜海拂了下衣袖,转身走进大厅,坐了下来,拿起茶杯抿了口茶水,笑了笑,有些满意道。

“八寸拳还是突破不了大成境界,唉,看来我还是悟不透其中的意。”姜辰有些失落,低语道,半跪在墨石板上,豆大的汗滴,滴湿了一小片石板。

半个时辰后,饭桌前,姜辰哪有什么公子形象,左手大口大口的吃着狍子肉,右手还不忘夹菜塞进嘴里,饿的不清。

一旁的姜海睁着眸子,看着狼吞虎咽的儿子,有些高兴。

“家主,家主,北城药坊派人来议事。”护卫有些急促地走进大厅,抱拳说道。

“带我去吧,快些。”姜海应了护卫的话,转身看了看还在吃饭的姜辰,便快步跟随护卫去接待客人了。

……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口碑
成医附院电话多少
中药治疗卵巢早衰
合肥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汕头包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