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武神 第四章 贺一鸣之吐息

2020-01-14 12:57: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神 第四章 贺一鸣之吐息

月光静静的照着后院的小树林。枝丫细细的映着朦朦的月亮,远天几颗寒星,在空中闪烁着不算明亮的光彩,给大地上带来了一丝朦胧的色彩。

夜是那么的寂静,一股幽香不知什么风将它吹了进来,令人轻易的进入了梦境之中。

横山一脉的主峰,是所有峰头中最为高耸的地方,也是整个横山上下最为看重的地点。

这一次横山弟子大收缩,聚集在主峰之上的弟子数量也是最多的。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之下,于熙辰已经下令,安排弟子进行轮岗值夜。虽然还远没有达到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地步,但是相比于以前宽松的气氛,已经是有了天壤之别。

一队三人组的弟子带着警惕的目光,从山道上走过,他们的目光如同天空中的老鹰一般敏锐。在失踪了六个同门之后,任谁都会提起十二分的小心。

然而,当他们巡逻过去之后,在一处阴暗的角落之中,却突兀的多出了几道淡淡的黑影。

他们隐匿的极为巧妙,甚至于连巡逻的弟子都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

这几道黑影蹑手蹑脚的向前进着。他们半蹲着前进,而走在最前面的,却是一只硕大的黑狼。

这头黑狼虽然体形巨大,但是行走之间,却反而是最为灵巧的一个。

它的四只脚掌落地无声,整个身躯仿佛没有半点重量似的,简直就是比一只燕子还要轻巧几分。

片刻之后,那几道黑影已经来到了半山腰处,自始至终,都没有人能够发现他们的踪迹。那些巡夜的弟子们虽然已经是小心翼翼,但是他们还没有来到附近,这头巨狼就已经嗅到了人味儿。

无论是明着里巡逻的,还是那些潜伏着的暗哨,都无法遮掩身上的那股体味。

而在这只巨狼的鼻子中,所有的人类都是明晃晃的在那里,一个也瞒不过它。

正是依靠这只已经通灵的巨狼,所以后面的几道黑影才能够轻易的躲过所有的明岗暗哨,顺利的来到这里。

豁然,那条带路的巨狼停了下来,它的鼻翼急促的耸动着,一双蓝眼睛中闪烁着一丝奇异的光芒。

与这头巨狼在一起的老者眼睛一亮,他上前,轻声的说道:“东西是在这里附近么?”

巨狼张开了大口,露出了舌头,颤巍巍的喘了几下气。

似乎是能够听得懂那位老者的话似的,它的大脑袋上下点动着。

老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极为凶戾之色,他恨声道:“果然是在这里。我们的运气最好了,没有白跑一趟。”

他身后的那几人亦是交换了一个眼神,每一个人的眼中都有着兴奋之色。任谁也想不到,他们这一组竟然能够那么顺利的完成任务。

一旦想到了为族中立下如此大功,将会获得的丰厚奖励,他们的心中就是按捺不住的狂喜起来,就连脸上的纹路都显得特别的明显。

然而,就在他们兴奋不已之时,一道轻柔的声音骤然响起:“各位,欢迎光临横山一脉。”

这道声音虽然并不是很大,但却是平稳有力,就像是在众人的耳边响起似的。

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他们猛地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在他们的身后,一个蓝衫飘逸的年轻人,正背负双手,用着一丝嘲弄的目光看着他们。在那双眼眸之中,带着令他们心悸的神采。

“嗷呜……”

低沉的声音从那头巨狼的口中发了出来,只是,它的目光虽然充满了凶戾,但同时也有着几分疑惑。

特别是它的大鼻子深深的嗅着。似乎是在迟疑着什么。

在这个人出现之后,巨狼顿时嗅到了来自于他身上的气味。但是在他出现之前,竟然却一无所见,这种事情自然是让它大惑不解了。

但可惜的是,它虽然能够听得懂人话,但却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表达出来。唯有龇牙咧嘴,用着属于自己的方式来进行恐吓。

这个出现之人,自然就是贺一鸣了。

他在思考障眼法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几下细微的到了极点的异响。

顺风耳奇功果然是天下间一等一有用的功法,虽然在武力上没有太大的作用,但是在探查方面,却是罕有其余功法能够出其之右。

在听到了那细微的到了极点的声音之后,贺一鸣立即明白,是有人暗中潜伏入山了。

若是横山弟子,自然是光明正大的在山道上行走,而此刻小心翼翼,鬼鬼祟祟闯进来的是什么人,那就不问可知了。

对于他们的到来,贺一鸣非但没有丝毫的惊惧,反而是喜出望外。

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身形微动之间,已经从爷爷他们的院落出来,并且以更加轻巧的功法来到了他们的身后。

做为先天强者,贺一鸣特意的将本身的气息全部隔绝,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身体就像是一段木头,甚至于连一丝气味也没有,自然不可能被那头巨狼发现了。

那老者微微一惊,他转头。眼中精光四溅,与贺一鸣对峙起来。

贺一鸣的目光在他们的身上一一瞥去,最终确定,他们果然来自于某一图腾。

起码,在山外之人,是不可能在脸上留下这样诡异的面纹。

“你们是谁,为何要上我横山一脉。”贺一鸣沉声道:“还有,我们横山一脉失踪的六名弟子,是否在你们的手上?”

那名老人哈哈一笑,用着一种十分艰涩,并且是半生不熟的话道:“你问我们是谁,我倒是还想要问你是谁呢。”

贺一鸣昂首挺胸,信口道:“本人横山贺一鸣。”

“贺一鸣?你就是贺一鸣?”那位老人先是一怔,随后立即是惊喜交集的问道。

贺一鸣大奇,他听出了对方话中的奇异味道,心中暗道,难道此人来到横山,竟然是来找我的么?

“不错,正是本人。你们是来自于……狼图腾一族吧。”

贺一鸣的目光在那头巨狼的身上瞥过,眉头略微一皱,说道。

这头巨狼一路行来,就像是一只幽灵似的,连贺一鸣也没有感应到他的气息。可是此刻。一旦被人叫破,它顿时显示出了异常强大的生命气息。这种强度,在贺一鸣的记忆中,似乎已经与以前所遇到的那只双头灵兽相差无几了。

既然拥有如此庞大的生命气息,自然也是灵兽之一了。

这还是贺一鸣第一次看到人类与灵兽的和平相处,心中自然是颇为好奇了。

那老人双眉一扬,道:“我们正是来自于伟大的狼图腾一族。”他望着贺一鸣,点了几下头,道:“不错,你确实很年轻。”

贺一鸣微怔,此人说话。如此没头没脑的,看来这群居住在深山之中的蛮夷,确实不太好打交道。他冷哼一声,道:“阁下也是先天强者,想必在狼图腾一族中不会是无名无姓之辈吧。”

“哼,老夫伊始孢,狼图腾使者之一,你莫要记错了。”老人阴森森的说着。

贺一鸣微微点头,说实话,在这些人的脸上,都有着类似的面纹。如果不是十分熟悉的话,那么认错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

不过既然是先天强者,那么在记住了对方的气息之后,基本上也就没有认错的可能了。

“尔等无缘无故,在夜晚入我横山,一路上鬼鬼祟祟,不知有何贵干。“

伊始孢耻笑一声,道:“无缘无故?哈哈,听说你们山外人有句话叫做礼尚往来,还有句话叫做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今日来到此处,就是这个意思。”

贺一鸣听得是眉头大皱,这二句话其实是从遥远的东方大申帝国传来的。只是此人用在这里,却让贺一鸣大出意料之外。

他脸色转冷,道:“伊始孢阁下,难道我们横山一脉中有人前往狼图腾一族过么?”

伊始孢放声大笑,道:“你终于承认了。”

贺一鸣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自己何时承认过了,只是看到此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心中隐隐有气。

伊始孢突地踏前一步,一拳如飞般的打了过来。

他在进攻之前,身体放松,连半点儿的预兆都没有。可是一旦动手,就立即是出手如电,不留丝毫余地,这等手段,简直就是与偷袭无疑。

贺一鸣怒哼一声,经过了与司马阴一战之后。贺一鸣对于这种人都没有太大的好感。

他的手向下一挡,一股锐利的先天真气顿时激发而出,他存心给对方吃一个苦头,所以一出手就是强大的金系真气。

那凌厉的破风之声响起,伊始孢顿时是脸色大变,他怪叫一声,陡然收手,随后闪电般的跳了开来,整个动作连贯之极,竟然让人有着一种赏心悦目之感。

贺一鸣这才有点儿惊讶了起来,此人身在半空,竟然能够突然借力避开,而且他使用的分明是某种奇特的身法,那种快若闪电,并且是方向诡异的弹跳动作,都让他有着一种熟悉的味道。

正在他迟疑之间,突地感到身前温度急剧提高,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的目光一瞥,那条巨狼已经张开了口,在那只巨大的嘴巴中,一道鲜红如血的光团已经成形。

贺一鸣脸色微变,先天灵兽的吐息。这个威力纵然是他,也是颇为忌惮的。

身形原地晃动了一下,贺一鸣的双脚尖在瞬间就已经朝着不同的方向转动了几下。

那只巨狼口中的吐息顿时停了下来,它的眼眸中有着万分难过的神色。

虽然贺一鸣并没有离开原地,但是他的动作却表现出了一种强烈的到了极点的意思。那头巨狼甚至于能够感觉到,只要它的吐息没有能够击中贺一鸣,那么就会迎来他的当头痛击。

而且,它还悲哀的发现,随着贺一鸣刚才的那看似随意的抖动了几下之后,它就产生了一种根本就无法锁定对方的感觉。所以,这一口吐息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口,就是吐不出去了。

就好像是一口浓痰在脖颈处不上不下的,令它难受的要死。

伊始孢突地低吼了一声,他再度扑了上来,不过这一次他的动作就愈发的怪异了,整个身躯都似乎是佝偻了几分。

贺一鸣的眼睛一亮,他终于明白为何看上去会如此的熟悉了。

原来此时的伊始孢,就像是一只跳跃攻击的老狼,狡猾而又凶残。

他的心中闪过了一丝感慨,真不愧是狼图腾啊,就连动作也象是一匹狼。

不过,此时的贺一鸣面对一位百散天之时,自然不会太放在心上。他随意的一挥手,只不过这一次手掌挥去,却是沉稳厚实,简直就是变成了脚下的这片大地,给人以无法撼动的感觉。

面对奇异的到了极点的狼族攻击方式,贺一鸣选择了最稳妥的土系功法。他想要看一看,对方的手中还有什么王牌能够让他动心。

看到了奇特的武学功法,就想要暗中偷师,这已经是他最大的优点,但也同时是他最大的弊病。

“呼……”

火红的吐息终于喷了出来,那头巨狼满眼的暇意,刚才那种仿佛被吊在了半空的感觉终于消失了。

只要这一口吐息喷出去了,无论是否建功,它都感到了极度的爽快。

在贺一鸣第一次前往横山的途中,遇到了双头灵兽的火系吐息之时,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将之击散或摆脱。

不过此刻,他的眼睛朝着这一团飞快的火球上一瞥,嘴角溢出了一丝冷笑,体内真气流转不休,那庞大的力量顿时在瞬间积聚到了他的喉咙口。

随后,他也是张开了口,学着这头巨狼的样子,“呼”的一口气吐了出来。

那头巨狼其实也有着不下于人类的智慧,看到了这一幕之后,它的二只巨眼都凸了出来,在这一刻,它差点儿要以为自己遇到了同伴呢。

从贺一鸣口中吐出来的,是一口水气。

这股水气在半空中凝聚成了一朵白色的花朵,只不过这一个花朵并不牢固,而且颜色也是奇淡无比。

花朵和火球在半空中相遇,发出了一道奇异的响声,就像是大水浇灭了烈火,又像是大火将水烧干。

下一刻,水之花和火球同时消失在原地,只余下了那一缕缓缓上升的白烟,证明了刚才的激烈碰撞。

贺一鸣的眼睛闪动着一丝明亮的光彩,昔日在看到了双头灵兽吐息之时,他可是极为羡慕,那时候就曾经想过,若是自己也能够有此能力就好了。

这一次晋升一线天之后,于惊雷展示出了化无形为有形的双花之力,顿时让贺一鸣有了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今日尝试凝练水之花虽然失败,但却也有了一点儿的心得,此时将水系真气从口中喷出,威力之大果然非同小可,就连以前让他感到束手无策的吐息火球,都被这未尝完全成形的水之花给浇灭了。

此刻,贺一鸣的心中对于真正的三花聚顶境界万分向往。

若是真的能够达成三足鼎立的,完成成形的三花境界,那么他所掌握的吐息威力之大,应该会远超过这些灵兽了,纵然是与那些活了上千年的变异灵兽相比,只怕也不会逊色分毫了吧。

恍惚间,他的脑海中出现了这样的一个诡异场景。

自己和一只灵兽遥相而立,一人一兽口中不断吐息,无数爆裂之声不绝于耳,天空中电闪雷鸣,水花火团,络绎不绝……

他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噤,这个想法真的是太可怕了!

“金、土、水……你果然有着基础五行之力。”伊始孢骤然间厉声喝道,他的声音充满了忿恨和怨毒。

贺一鸣冷然一笑,他这个能力已经是天下皆知,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不错,阁下还有何见教么?”

伊始孢眼中凶光闪烁,似乎是对贺一鸣恨之入骨。不过他却知道,自己等人绝非其对手。他豁然抿嘴发出了一声长啸。

这道啸声尖锐而古怪,竟然有些象一只孤狼嚎叫似的。

随后,伊始孢转身,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远方逃去。

此人一旦全力以赴,动作就和一只狼相差无几,远远望去,还真有着几分混淆视听的作用。

贺一鸣冷然一笑,若是让他就这样逃走,自己也愧为掌握了风之力量真谛的一线天强者了。

只是,他刚刚想要跃起,身后的那只巨狼却也化做了一道狂风,向着另一个方向逃去。

贺一鸣的身体已经到了半空,但就在巨狼打算逃走的时候,贺一鸣的身形已经转了过来。

这可是一头先天灵兽啊,相比之下,它的价值之大远胜于那名逃走的老人。

数声长啸从山脚处传来,分明是药道人等人也听到了这里的声音,是以赶来增援。

贺一鸣的声音远远传开:“有人朝着西北方逃去,是先天境界高手,交给你们了。”他口中说着,动作却是丝毫不慢,紧随着巨狼朝着山下追去。

他们的速度自然是极快的,不一会儿就进入了山下密林之中。

直到此刻,贺一鸣的双耳才剧烈的抖动了起来,在他能够监听到的范围之内,并没有任何强大的存在,也没有人向这里投以关注的目光。

他的眼中精光四溅,精神高度集中,世界上的一切在这一刻似乎都变成了一根根的线条。

他的身影陡然消失,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奔跑中的巨狼面前。

婺源县中医院怎么样
齐齐哈尔市碾子山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治癫痫有哪些医院
湛江知名癫痫病医院
山西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