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凤御邪王小说最新章节夜芷言顾辞宴免费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2020-01-14 14:58: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凤御邪王小说最新章节 夜芷言顾辞宴免费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小说精彩内容节选:面对夜芷言的哭闹,黑衣人不耐烦地一脚踹在她的胸口:“我告诉你,不要跟我耍什么花样,如果被我搜出来顾辞宴就在这里,我杀了你!”夜芷言手脚冰凉,若不是夜太黑,黑衣人就能看到她额头上此刻全是汗珠,只稍一问,绝对露馅。

《凤御邪王》小说试读:

火把的光瞬间照亮整个洞口,大石头非常完美地做了顾辞宴的掩护。夜芷言在火光中用袍袖捂住了视线。

“喂,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为首的黑衣人一把长剑横在夜芷言脖间,冷声质问道。

夜芷言发着抖握住剑尖:“官爷饶命,小女子被人贩子拐到这里,打折了双腿,求您带小女子出去吧。”

夜芷言没敢贸然说自己是武南候的女儿,毕竟不确定对方的势力,万一是武南候的死对头,那不是死得更快?

黑衣人微微皱了皱眉:“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穿黑衣服的男人?”

夜芷言心快要跳出胸腔,却还强装镇定:“拐小女子的人贩子就是个穿黑衣服的,求求官爷,求求官爷带小女子走啊。”

面对夜芷言的哭闹,黑衣人不耐烦地一脚踹在她的胸口:“我告诉你,不要跟我耍什么花样,如果被我搜出来顾辞宴就在这里,我杀了你!”

夜芷言手脚冰凉,若不是夜太黑,黑衣人就能看到她额头上此刻全是汗珠,只稍一问,绝对露馅。

“官爷,奴家没有见过。”夜芷言趴在地上,心里祈祷顾辞宴千万别这个时候醒了。

那他俩都要交待在这儿了。

黑衣人还在迟疑,后面手下有人说:“主子,依属下看,这小女子也不敢骗我们,顾辞宴知道我们在追杀他,不可能藏在这里,这不是等咱们找过来么?”

夜芷言几乎要给这个大哥跪下了。

真是条理清晰令人拜服!

黑衣人想了想,挥手:“走!”

夜芷言一颗心终于落回了胸腔,但她也不敢大意,盯着洞口良久,确定那伙人走远了不会再回来,才回头往大石头那边望去。

却对上了一只深邃如潭水的黑色眼睛。

吓得夜芷言大叫一声抬手就要打下去,手腕被人捉住。

顾辞宴从黑衣人进来时就醒了,只是没有出声,想看看夜芷言作何反应。

只是没有想到,仅仅一面之缘,她却拼了命维护她。

临危不乱,还有良心。

没想到武南候竟能生出这样好的女儿。

可惜,被人糟蹋了。

“你,你没事了?”

夜芷言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神色清冽,面色如常,哪里还有刚才痛苦的模样?

顾辞宴点点头,他也觉得不可思议,自己看遍了全大梁的名医,都说体内这奇毒已经药石无医。

他被折磨了这么多年,早已经放弃了。

却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小小的一瓶药,竟然真的解了大半。

夜芷言捧着顾辞宴的脸,突然扒开他的眼眸,被冒犯的男人条件反射地抓住她的手,面色不善:“做什么?”

夜芷言完全不介意顾辞宴的粗鲁,兴奋地极了:“让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并发症,你这个人简直就是个异类,太可怕了,你的排异反应竟然只有不到半个小时。”

顾辞宴听着夜芷言说了一大串他听不懂的词汇,只觉得眼前这个女孩不简单。

但还是听话地放下手,任由夜芷言查看。

她一会儿掰开他的眼睛,又要看他的唇舌,还检查了注射器的针孔。

一番有些轻浮的检查之后,夜芷言看着顾辞宴眨了眨眼:“我能求你件事吗?”

因为兴奋,她的小脸绯红,眼里闪着光,竟衬得那张被脏污的脸绝代风华。

顾辞宴愣了片刻,“做什么?”

“我能抽你一管血吗?”

顾辞宴“霍”地站起来,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长剑直指夜芷言眉心:“你说什么?”

夜芷言吓得脸色一白,解毒剂的成功让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现在身处古代。

“我说着玩的,你就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吗?”

顾辞宴收了剑,面色冷峻:“扯平。”

话是这么说,可夜芷言拖着这么一副残废的身子,在这个古代可活不下去。她虽然占了这副身体,却没有原本的记忆,不知道是不是“读心”的副作用。

而且现在有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就是记忆的偏差。

她当时明明是看到夜芷言用簪子自杀了,可现在的走向却与记忆不同,很显然这个时间线是比原本的要早。换句话说,她简直就是穿越加重生。

不过不管是什么情况,只有一点不变——她都是个残废。

想回到现代,还是得先找到那根玉簪。

事已至此,就算武南候不待见她,她也得先回去再做打算。

夜芷言看向顾辞宴,只能利用他咯。

“你余毒还没有清干净,我现在手里没有解毒剂了,你得送我回去,我拿到了再给你。”

顾辞宴不假思索:“好。”

天亮以后,顾辞宴把自己的外袍给她披上,一路抱着她回到了武南候府。

一路走来,他们几乎吸引了全部的注目礼。顾辞宴一点儿也没打算低调。

也是从旁边百姓的议论中,夜芷言听到了顾辞宴的身份。

八王爷。

他竟然是八王爷。

夜芷言知道古代男女有别,女人最重视名节,要不然之前的夜芷言也不会被她亲爹乱棍打死。

可她又是个残废,不抱着根本没法走路,只能抱着顾辞宴的脖子,把头埋在怀里,让别人看不到她的脸。

可恨顾辞宴,昨天还在被人追杀,今天就抱着她招摇过市。

简直就是找死。

顾辞宴停在武南候府,家丁进入通报,顾辞宴垂眸看向怀里的人儿:“可以抬起头了。”

夜芷言缩着脖子:“进去再说,进去再说。”

武南候夜怀瑾很快出来迎接,待看到顾辞宴怀里的人时,脸一下子就绿了。

未出阁的女儿,穿着男人的衣服,被当众抱回来,这简直就是家门不幸,奇耻大辱!

但对方是顾辞宴,夜怀瑾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大梁王朝最不能惹的不是皇帝,而是这个嚣张跋扈的八王爷。

母后是西凉送来的和亲公主,皇帝对他母子二人简直是宠到了极点。

妃嫔里没有的殊荣都给了顾辞宴的母亲襄妃,只不过襄妃不争气,顾辞宴生下来便相貌丑陋,从小不得不戴着面具示人。

正因如此,皇帝把毫无原则的宠幸给了顾辞宴。

小时候顾辞宴差点戳瞎了皇帝的眼睛,皇帝愣是一个字都没有责怪,还给顾辞宴和襄妃办了场宴会压惊。

再大点,顾辞宴和太子玩闹闯进了新妃的房间,正巧撞见新妃洗澡。倒霉的新妃被当场赐死,太子被罚禁闭半年。

只有顾辞宴,只得了一句不得乱跑的叮咛。

顾辞宴从小在皇宫都是横着跑的,文武百官被他欺负了个遍。

后来长大了,有一回他府里的小厮被五皇子看上玩死了。

就为个小厮,顾辞宴提剑闯入五皇子内殿剁了亲哥哥的命根子,皇帝也只罚了他三年俸禄。

总之,大梁王朝,没有人恩宠能比得过顾辞宴。

惹他,就是自寻死路。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北京眼耳鼻喉医院预约电话
石家庄九州医院预约电话
吉林治疗阳痿医院
南昌著名妇科医院
邯郸治疗早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