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鹤舞月明 第一一九五章 迷雾

2019-12-04 10:59: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鹤舞月明 第一一九五章 迷雾

第一一九五章迷雾

“呵呵,郑城主的大名,我是久仰的了。凤爵爷回去,带我向郑城主问好。擎天城天下重镇,屏磐东南,郑城主居功至伟,钟舫要是有郑城主一半的水平和爱民之心,也不至于闹成这样,……。”

“郑志祥!凤如山和郑志祥有来往?难道狄元芳搭上了赵卫方?这家伙什么时间混到那个圈子里去的?无愧是狄疯子之名啊。嗯,要准备一份厚礼让凤如山,不,还是让苏萤亲自带过去为好。”

凤如山带来了狄元芳的礼物,廖瘸子本来没怎么重视,但狄元芳攀上了赵卫方,就需要他另眼相看了。

吴越国安乐公,可不阿猫阿狗随随便便就能认识的。

郑志祥是赵光普打掉的第一个一品大员,景子虎告郑志祥之事,当时闹得沸沸扬扬,可谓天下皆知,廖戟岩当然也耳熟能详。

他虽然不是官场中人,和郑志祥也没有来往,但生意,走私生意,做到他这个地步,自然不能不关心官府的动向,和官场中的风吹草动。

后来,郑志祥借助赵卫方之力,安然无恙、顺利着6的传言,廖戟岩也听説过。

而钟舫能于此时接任冰魄城城主,其人所属之势力为何,不问可知。

走私商人,明面上对结交官府中人非常忌讳,但私下里,又是另外一码事了,廖戟岩在官府中,也有自己的朋友,不过他的朋友,层次有diǎn低,在冰魄城解决diǎn小麻烦很给力,再大,就够不着了。而且很不幸,他的朋友不属于革新派,在钟舫莅临之后,忙于自保,对廖戟岩的处境,是有心无力。

当然,心理上的支持,还是不缺的。

“呵呵,擎天城修路,也缺钱,不过郑城主老成持重,爱民以不扰民为先,……”

修仙界,强调的是个人努力、奋斗,简而言之就是修为和战斗力,而修为,更多的是靠个人的天赋和坚持,因此,宗门对修士个人的干涉,或者説,爱护,比之于罡星神州官府对人民的控制,或者説,管理,要少得多。

当然,两种体制或者説文化,孰优孰劣,凤如山自己也説不清楚,更和廖瘸子,説不着。

“凤爵爷,老实説,修茶马古道,山石商行出diǎn钱,是天经地义的,我很有诚意。但钟城主把修路施工的活,都交给了卧虎城的商家,听説以后新的茶马古道管委会,也要由卧虎城任命,根本看不见一diǎn诚意,就是明明白白的欺负人,他为了自己往上爬,……。”

简单地説,在廖戟岩看来,钟舫的算盘就是,修路,出钱的是卧虎城商户,以后缴费的,也是他们,而钟舫,钟舫负责收钱,嗯,当然,这个,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过路费,不是还贷了吗?

“呵呵,借钱修路,收费还贷,这个,钟舫的思路,也不能説没有一diǎn道理。”

当年凤家堡修建高飞船基地时的大标语,凤如山记忆犹新。

赵光普和赵卫方两派的是是非非,凤如山是一diǎn也不关心,他不过是就事论事。

“嗯,收diǎn费是应该的,不过,借钱,借钱,既然是借,总要讲究个你情我愿吧。凤爵爷听説了没有,这三个月,运送我山石商行货物的马帮,已经是第四次被劫匪袭击,损失惨重啊。嘿嘿,乐贷,乐贷。”

廖瘸子嘿然一声冷笑,双眼中杀机凛然。

有道理的思路,当然很多,但是不是真的有道理,就要看你有没有机会把道理讲出来,以及,屁股坐在什么地方了。

廖瘸子没机会把自己的道理讲出来,但是,这并不是説他没有自己的道理,正常的方式讲不出来,必要的时候,廖瘸子有自己讲道理的方式。

他确实老了,但一旦被人逼到没有退路,廖瘸子,并不缺少鱼死破的,勇气。

劫匪,他并不能确定真假,他没有证据,但关键时刻,在沁科草原厥匈族走私的经历告诉他,死人,是不需要证据的。不过,冰魄城毕竟不是沁科草原,钟舫也不是厥匈族,廖瘸子,需要慎重,能用和平的手段解决,谁也不愿意看到血淋淋的事情生。

当然,钟舫是一方大员,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正常情况下,自杀的可能性,很小。不正常的情况,这个,嘿嘿,就很难説了。

“嗯!廖老板,冰魄城还有,大股的劫匪?”

“钟舫为了政绩,连最基本的底线都不要了吗!”

凤如山不禁吃了一惊。

在苍梧山脉中跑马帮,偶然出diǎn意外,没什么奇怪的,但三个月4次被劫,在太平盛世,未免太过骇人听闻。

跑马帮的人物,可不是吃斋念佛的老好人。

但凤如山还是不相信,钟舫,会和马帮被劫之事有关。

“拉旗放炮,占山为王的,是没有,不过,凤爵爷,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茶马古道绵绵延延近三千里山路,道上的朋友偶尔讨杯酒钱

,本来也算不得什么,不过最近几个月,突然冒出了一股不讲规矩的流匪,……”

穷山恶水出刁民,苍梧山匪患,本来就是吴越国的一大棘手政务,冰魄城不像擎天城一样有重兵布防,这个治安吗,嘿嘿,山里的穷人,也总要有口饭吃不是,匪患,也不是仅靠派兵镇压就能从根子上解决的。

有好日子过,又有谁愿意去当土匪!

“……,嘿嘿,钟城主还雄心勃勃的准备在黑茶山建立一座要塞,号称要彻底解决东南匪患,匪患解决不解决的,我不知道,又多了一道收钱的借口,是肯定的。”

现在的黑茶山据diǎn,本来就有官府的驻军,但由于黑茶山据diǎn条件太过简陋,环境艰苦,驻军的人手太少,装备也跟不上,不过是装装样子,实际的作用,可以忽略。

当然,碰到大风雪什么的灾害天气,黑茶山据diǎn,还是能派几条搜救犬狗出去找寻一番,至于能不能找到,这个,就要看客观条件了,反正,领导总是,嗯,高度重视的。

“黑茶山要塞?呵呵,好大一张画饼,钟城主果然是干大事的人,壮志凌云,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廖先生,马帮人员的损失大吗?”

“廖瘸子怀疑钟舫纵兵为匪,养兔驱犬,这个,不至于吧,嗯,也许是对手要给钟舫一个下马威呢!”

黑茶山是茶马古道上一处著名的高山,也是茶马古道上的咽喉之地,如果真能建成一座要塞,居高临下,确实能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

不过要建立一座要塞,其间的重重困难,旭飔最清楚了,旭飔喝醉之后,不知道曾经向凤如山抱怨过多少次。

当然,那是在凤鸣山中建立修士的堡垒,苍梧山脉的情形,凤如山毫不知情,但想来黑茶山要塞,也不是仅靠冰魄城一城之力就能建得起来的。

凤如山和廖戟岩不过是初次见面,没有确实的证据,他不愿轻信廖瘸子的一面之词。

上贼船易,下贼船难,官匪勾结,最后占便宜的,未必是官,这个道理并不难,钟舫能做到一城之主,凤如山不相信他会如此的,莽撞。

“还好,暂时没有闹出人命,不过冰魄城保险委员会,上个月联手提高了保险费率,几家马帮已经决定不再投保,接下来,就很难説了,……。”

按照廖瘸子的説法,在钟舫来冰魄城之前,茶马古道并不存在明火执仗的劫匪,路过的马帮,也只是在运气不好,碰上道路难行之时,比如最简单的,路上有个大坑之类,向不请自来“帮忙”的热心群众,支付diǎn,嗯,酒钱,热心群众甚至会开出收据,以方便马帮回去和保险公司扯皮,而且,路上生“意外”的频率,也是有讲究的。

当然,偶尔小小的不愉快,双方生一些,嘿嘿,肢体接触,是免不了的,但很少出人命。

总之,一切虽然并不完美,也可以説很糟糕,但方方面面,都能够接受。

而山石商行拒绝带头“乐贷”之后,和廖瘸子有生意来往的马帮,遇到“意外”的次数,未免太多了,而且热心群众的酒钱,也越来越多,态度也越来越,粗暴,更蹊跷的是,江湖传言,这些热心群众中,有了几个生面孔。

而且,最关键的是,其他商行,据廖瘸子所知,比山石商行的运气,好得多。

虽然冰魄城保险委员会提高茶马古道意外险的费率,受害的,并不止山石商行一家。

“呵呵,在商言商,保险公司也许是没办法吧,……。谢谢廖先生的好茶,告辞!”

“嘿嘿,要是孔有方那小子在,应该帮得上廖瘸子,不知道廖瘸子手下,有没有类似的角色。”

连廖瘸子自己,都无法确定保险委员会,包括热心群众,是趁火打劫还是推波助澜,也许两方面的因素都有吧,凤如山当然更无法得知其中的真相,此中千丝万缕,牵涉的层面太复杂,可谓迷雾重重,他也无意去探究。

无论茶马古道的热心群众还是黑茶山要塞的大画饼,都和凤如山关系不大,他没有理由随随便便的瞎凑热闹,他又不是慕容雪菲。

只要廖瘸子不误会自己,误会狄元芳,凤如山的冰魄城之行,就算功德圆满。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