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3D打印行业要爆发?还得靠互联网

2019-10-09 00:01: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3D打印领域,低调沉稳的工业巨头GE做了一件亲民温暖的事:开了一家网上的3D打印店。它在网上销售3D打印的礼品,包括戒指、手镯、蛋糕等——你能想到的礼物上面都有,还能把你喜欢的图案或者名字给加上,关键价格还挺低,一律只要5~6美元。

其实想做类似事情的人不少,不论是面对消费者还是工业企业,他们都希望集结这个行业里的参与者,共享知识和技术,交换需求和供给。“使最有利的要素进行最合理的组合,产生经济价值效用最大的创新。”德稻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卓智表示。

插上翅膀

最近,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国务院专题讲座,讨论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与3D打印等问题。而在这场“讲座”的前两天,一批来自美国、韩国、德国、中国的科研专家和产业人士也汇聚在一个叫做“全球创新网络”峰会的场合,聊了相同的话题。

他们的一个结论是,3D打印+互联网将是这个行业爆发的契机和基础。

在这些专家眼中,国内3D打印的现状堪忧:规模小——几个人或者十几个人就在做;分散、各自为政,知识、信息共享少;市场不太健康、不良竞争比较多;也因此产品低端、照搬照抄多;有核心技术、创新的少。

世界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副主席周功耀在德稻集团主办的这场峰会上表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没有一个公正、公平、知识和人才共享的平台来支持其正常发展。

从产业链来说,3D打印包含了软件、扫描、生产、打印、设备几个环节。

在国际3D打印论坛主席、韩国弘益大学工业艺术研究生院工业设计教授李淳寅的眼中,这几个细分行业互相的协调合作并不好,各自在闭门造车。

“从3D打印的发展上,从我们十几年的应用来看,发现国内可能有很多小型的3D打印服务商,但实际上大家都是各居一方。”上海工程技术训练中心主任胡庆夕也有类似的感慨,他们也在谋划着做一个网络化的3D打印。

也因为这个原因,李淳寅他们在韩国推出了一个帮助行业各个主体进行协同合作的平台,邀请提供内容的主体,包括了学校、设计师、工程师、甚至家庭主妇加入,再邀请这几个细分行业的人员加入其中。“在韩国很多人买了3D打印机回来不知道印什么,现在互联网平台上有了设计师,用户就可以在平台上面交流,这对于中国的行业来说也是一种推动方式。”

“每个人都有创新的能力,不要小看普通大众客户给你的反馈,产品如果不接地气,只是所谓的高端或者独家是要被淘汰的。一定要考虑怎样通过互联网让业内的专家、客户商家更多参与进来。”德雷斯顿经济技术大学中国中心主任姚豫杰认为。

上海极臻三维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史蒂夫•马看到,很多美国老百姓不太会买一些专业设计师的产品,而中国市场非常庞大,却苦于没有这样的平台进行对接。

“不管是工业界还是消费者都要建立起互动。现在3D打印和互联网将是这个行业爆发的契机和基础,我们必须要抓住。3D打印技术在不断成熟,很多创意都可以变成实际的产品,而通过互联网,实际上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实现。”周功耀认为,有些工业级的3D打印机很贵,让客户上网来完成3D打印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中国这么大的国家,每一个公司都想买一个最好的机器,很多买了几百万、上千万的设备,但使用率又极低。所以怎么样让设备、知识、经验都通过互联网来分享,甚至通过这个扩大业务渠道。”

江苏永年激光成形技术有限公司的一名人士表示,对于工业生产,不可能一家3D打印企业能够实现所有材料所有产品的打印,通过互联网,使用者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生产者,生产者也可以以业务开发的形式找到匹配的使用者。

大课题

“世界上现在最有名的,也是做得最成功的3D打印的网站在美国,它在全世界有布点,利用所有的而非终极的资源提供服务,产值非常高,这种模式很好。中国有许多创业者、政府也想出钱搞这个,但还没有人成功。”周功耀表示,中国怎么做这种大规模、市场性的3D打印服务是一个大课题,必须通过互联网才能做到,但怎么做仍是待解的问题。

德稻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卓智表示,他们在这方面已经思考了6年,对于想要针对一个行业做的互联网来说,怎么在这个平台上让参与者找到知识、信息、评估、资本、法律、数据服务,让每个参与主体都有一个工作属性的信誉度评估,彼此之间通过弱关系实现需求,通过平台进行类似Uber模式的撮合是关键。

周功耀认为,这种平台并不是让大家到网上去玩一玩,也不是做一般的交易、学习,而是要做高层的制定规范、标准、规则等,让大家在平台上都是平等的,共同享用资源。

一个红极一时的科技教育网站lynda.com做的就是免费的事情:把3D打印技术深入浅出地免费教给儿童。“教育和培训对于3D打印在中国来说是亟需的,通过互联网也是很容易,也可以马上做到的。”李淳寅表示,韩国就已经有类似的网站。

史蒂夫•马认为,这样的平台除了汇聚不同资源、材料、用户、供应商以外,还应该有教育、培训的功能,甚至还包括数字模型、知识产权等方面的设置。“中国做的很多平台都只是想要去模仿那些模型的形状。很多平台都邀请我们,但我们拒绝了。”他表示,作为专利商,他们非常关注的是平台是否提供买卖3D打印的模型版权,是否和律师有合作,这样他们就可以把产品注册在网上,把模型卖给3D打印公司,让他们任意制造和销售,而自己则不用操心。

还有一名业内人士认为,3D打印的互联网模式应该分层,第一层做教育,属于普及层;第二层面向对3D打印技术感兴趣的个体,当然包括了专家、科学家、设计人员,他们可以提方案和需求。“类似于海尔做的,通过互联网发布需求,有兴趣的专家都可以来提方案。”第三个层次应该是面向从事3D打印技术的企业和研究机构,大家都能通过这个平台利益共享。

安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吉林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三亚治疗白癜风方法
安阳妇科
吉林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分享到: